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人工智能寫(xiě)作將帶來(lái)一場(chǎng)大浪淘沙式的“洗牌”
來(lái)源:光明日報 | 王琦  2024年06月22日09:38

【面面觀(guān)·人工智能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

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非人化”導致人的精神主體性與實(shí)踐主體性的雙重失落,將會(huì )使本就原創(chuàng )性不足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面臨創(chuàng )新危機,不斷徘徊于故事的類(lèi)型化與情感的有限性當中。

伴隨著(zhù)人工智能(AI)技術(shù)的高速發(fā)展,人工智能寫(xiě)作日益成為文藝創(chuàng )作領(lǐng)域的熱點(diǎn)話(huà)題。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為現代科技與文學(xué)結合的產(chǎn)物,與人工智能寫(xiě)作的交叉融合尤為深入。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中的人工智能寫(xiě)作主要表現為一種人工智能取代人類(lèi)而獨立創(chuàng )作的“智媒生產(chǎn)”,即人工智能通過(guò)在海量的文本數據中訓練,總結寫(xiě)作規律,繼而創(chuàng )作出具有連貫性的故事結構和風(fēng)格化表達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品。人工智能寫(xiě)作目前已初具標準文本的邏輯規范,并在某些類(lèi)型寫(xiě)作與應用文體上已超過(guò)一般的人類(lèi)水平。為此,學(xué)界普遍認為人工智能因缺乏必要的生存體驗和情感共鳴無(wú)法寫(xiě)出真正具備生命溫度和思想深度的文學(xué)作品,這種文學(xué)寫(xiě)作的“非人化”現象引發(fā)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是否將要被人工智能替代”“人工智能是否會(huì )終結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等現實(shí)社會(huì )焦慮問(wèn)題。

人工智能時(shí)代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中人的主體地位不可替代。上述現象的產(chǎn)生主要源于人類(lèi)擔心自身在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中的主體地位被人工智能所取代。這首先需要回答的是人工智能的本質(zhì)屬性問(wèn)題,即人工智能是什么,它與人類(lèi)存在怎樣的主體性關(guān)系?從詞義上來(lái)說(shuō),人工是“人造”“合成”的意思,人工智能即與人類(lèi)自然形成的智能不同,屬于人造的或合成的智能,其目的就是要它完成人類(lèi)心智能做的各種事情。也就是說(shuō),人工智能本質(zhì)上是人類(lèi)智慧的衍生物或者說(shuō)是集成者,是一種“類(lèi)人主體”。智能化程度較低的人工智能只能簡(jiǎn)單模仿人類(lèi)的行為和活動(dòng),并不具有與人類(lèi)相似的或相等的創(chuàng )造能力。人工智能的智能化程度不斷發(fā)展極有脫離人類(lèi)掌控的風(fēng)險,當下的人工智能已經(jīng)擁有深度學(xué)習、不斷自我進(jìn)化、獨立完成復雜任務(wù)等能力,但是,人類(lèi)始終是決定其深度學(xué)習、人機協(xié)同、群智開(kāi)放、自主操控等功能的終極者。

人工智能寫(xiě)作的創(chuàng )作主體具有跨界融合性。在高度精確的語(yǔ)言模型與龐大的數據算法面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邊際已經(jīng)呈現整合態(tài)勢。如加拿大批評家諾思洛普·弗萊通過(guò)文學(xué)原型論告訴讀者,文學(xué)中存在著(zhù)可以獨立交際且較為穩定的結構單位,不同的故事有共同的內在結構。但是,這種理論描述始終是抽象的,并不能真正指導一位作家乃至一部作品的誕生,它更多的是告訴讀者應該怎樣去閱讀文學(xué)作品,文學(xué)寫(xiě)作依然被當作屬于少數具有文學(xué)天賦的人才能從事的職業(yè)?;趯ξ膶W(xué)原型語(yǔ)言模型和算法機制的熟練掌握,人工智能寫(xiě)作不僅能將文學(xué)原型具象化,還能結合特定的情境對文學(xué)原型進(jìn)行豐富、加工甚至改造,進(jìn)而直接寫(xiě)出一部完整成熟的文學(xué)作品。這種能力某種程度上對人類(lèi)的文學(xué)寫(xiě)作產(chǎn)生了顛覆性意義。盡管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從誕生開(kāi)始,機械化、套路化、程式化就是其為人所詬病之處,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畢竟也需要人類(lèi)主體能動(dòng)性的介入,讀者還是可以從語(yǔ)言表達、故事框架、思想表達等方面分辨出作家的高下和作品的優(yōu)劣。人工智能寫(xiě)作則不然,如其訓練得當,在掌握大量語(yǔ)料和邏輯,并獲得現實(shí)經(jīng)驗的基礎上便存在創(chuàng )作出優(yōu)秀文學(xué)作品的可能性,從而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者的主體性帶來(lái)深刻挑戰,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者帶來(lái)較強的危機感。

人工智能寫(xiě)作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主體性經(jīng)歷著(zhù)雙重洗禮。這種主體層面的危機感既是精神主體性也是實(shí)踐主體性的。文學(xué)主體論強調的是人在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中的主體性地位,尤其是強調人的精神主體性在實(shí)踐主體性之前的優(yōu)先性。在數智時(shí)代,“作為創(chuàng )作主體的作家”受到人工智能的雙面影響。一方面,人工智能化的過(guò)程中作家的精神主體性會(huì )失落。人類(lèi)在媒介中對信息的自主決策權讓渡給算法,AI技術(shù)代替了人進(jìn)行內容的選擇,興趣方向的自主性并非完全自身建立,變相地削弱了創(chuàng )作主體的主體性,導致人無(wú)法在文學(xué)創(chuàng )作這一精神活動(dòng)中充分發(fā)揮主觀(guān)創(chuàng )造能力。另一方面,精神主體受限的同時(shí),實(shí)踐主體的地位也出現旁落趨勢。在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實(shí)踐中,人由主體實(shí)踐地位漸漸變成非核心參與者,人工智能的類(lèi)人化發(fā)展越來(lái)越顯示出“人”的一面,人工智能的超能力正在取代人的創(chuàng )作職能,使得人在創(chuàng )作實(shí)踐中的客體地位大于主體地位。進(jìn)而言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非人化”導致人的精神主體性與實(shí)踐主體性的雙重失落,將會(huì )使本就原創(chuàng )性不足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面臨創(chuàng )新危機,不斷徘徊于故事的類(lèi)型化與情感的有限性當中。

然而,還應看到的是人工智能寫(xiě)作推動(dòng)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主體性的釋放。在人工智能時(shí)代作為主體的人與作為客體的技術(shù)并不是簡(jiǎn)單的、線(xiàn)性的對抗,而是融合了互構與互訓。既要看到“人”主體位置也要承認其客體化處境,人不僅僅是發(fā)號施令的單向度主體,也成了與智能技術(shù)共生的有機體,承認創(chuàng )造主體在人工智能時(shí)代下的多重受動(dòng)性。根據部分網(wǎng)絡(luò )作家的描述,人工智能不僅會(huì )幫助他們進(jìn)行諸如資料查詢(xún)、方案構思等前期準備活動(dòng),幫助他們更好地完成場(chǎng)景想象和人物刻畫(huà),快速、準確地完成文本編輯與校對,還能在后續圖書(shū)推廣過(guò)程中分析市場(chǎng)數據、市場(chǎng)趨勢和讀者喜好,從而更快捷地完成作品市場(chǎng)推廣。從人類(lèi)媒介發(fā)展的歷史進(jìn)程來(lái)看,媒介技術(shù)的不斷進(jìn)步并未讓文學(xué)消失,相反可以為文學(xué)的持續性生長(cháng)提供新的活力和動(dòng)力。

歸根結底,人工智能是技術(shù),技術(shù)是人類(lèi)文藝創(chuàng )作中的外在要素而非全部,更不能取代人類(lèi)文藝創(chuàng )作內在的精神特質(zhì),人工智能并不會(huì )取代人的主體性地位,反而會(huì )釋放人類(lèi)主體性的巨大潛能,從而真正實(shí)現“人機協(xié)作”。人工智能所帶來(lái)的媒介革命及新的媒介文化將會(huì )帶來(lái)一場(chǎng)大浪淘沙式的“洗牌”,倒逼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者深化生命體驗、提升精神素養、追求文藝精品,從而進(jìn)一步推動(dòng)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去蕪存菁,實(shí)現經(jīng)典化。

(作者:王琦,系大連理工大學(xué)哲學(xué)系副教授)

【相關(guān)閱讀】

人工智能寫(xiě)作與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重大變革

人工智能寫(xiě)作背離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