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人工智能寫(xiě)作與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重大變革
來(lái)源:光明日報 | 單小曦  2024年06月22日09:28

開(kāi)欄的話(huà)

縱覽文藝發(fā)展史,那些引領(lǐng)創(chuàng )作風(fēng)氣的思想創(chuàng )見(jiàn),無(wú)不是在相互激蕩、啟發(fā)中建立和發(fā)展起來(lái)的。即日起,我們推出《面面觀(guān)》欄目,旨在就當下備受關(guān)注、正在不斷演進(jìn)的文化現象和話(huà)題,約請各方專(zhuān)家,從不同視角進(jìn)行觀(guān)察與探討。愿此欄目提供平臺,納八面來(lái)風(fēng),展諸家之言,與讀者共同走進(jìn)這紛紜多姿、生機勃勃的文化現場(chǎng)。

人工智能介入文學(xué)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已是當下一個(gè)醒目的現象。作為一種數碼寫(xiě)作,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首當其沖。2024年3月16日,本版刊發(fā)《生成式人工智能崛起,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影響幾何》,受到學(xué)界和讀者密切關(guān)注。本期三位學(xué)者再次圍繞這一話(huà)題進(jìn)行爭鳴討論,分析人工智能寫(xiě)作給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帶來(lái)的深層改變。

● 20世紀90年代下半葉,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開(kāi)始了對“書(shū)寫(xiě)—印刷文學(xué)”的變革。受西方“數字文學(xué)”影響,形成了使用智能軟件進(jìn)行創(chuàng )作的超文本寫(xiě)作潮流

● 進(jìn)入21世紀后,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開(kāi)始了第二次變革,類(lèi)型化寫(xiě)作成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品的突出特點(diǎn)

● 當下,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發(fā)生了由人工智能寫(xiě)作推動(dòng)的第三次變革,人工智能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走上歷史舞臺,相對于前兩次變革,此次可以稱(chēng)得上是一場(chǎng)真正的文學(xué)革命

突飛猛進(jìn)的人工智能技術(shù)不斷介入文學(xué)寫(xiě)作,使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主體和形態(tài)發(fā)生重大變化,未來(lái)有可能會(huì )推動(dòng)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發(fā)生一次重大變革,這是現代社會(huì )以來(lái)任何一次文學(xué)變革都難以與之比擬的。

1

之所以說(shuō)人工智能寫(xiě)作能夠給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帶來(lái)重大變革,還要從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發(fā)生機制說(shuō)起,這需要理解“人、媒介、文學(xué)”三者之間的互動(dòng)關(guān)系。馬克思認為,文學(xué)藝術(shù)活動(dòng)是人類(lèi)社會(huì )生產(chǎn)的一種特殊方式。文藝生產(chǎn)之所以不同于一般生產(chǎn),首先體現在媒介生產(chǎn)工具的使用上。媒介生產(chǎn)工具的發(fā)展變革,產(chǎn)生了不同文藝生產(chǎn)力和生產(chǎn)關(guān)系,產(chǎn)生了不同文藝文本、文藝審美形態(tài),從而使人類(lèi)文藝生產(chǎn)進(jìn)入了不同發(fā)展時(shí)代。

在傳統的印刷文學(xué)生產(chǎn)活動(dòng)中,人體現出較強的主體性,無(wú)論是作者還是讀者都需直接且積極參與具體的意義創(chuàng )造過(guò)程中。此時(shí)的媒介——筆墨紙硯、書(shū)籍、印刷技術(shù)等主要扮演著(zhù)工具角色,自主性較弱。因此才有了再現說(shuō)、表現說(shuō)、接受說(shuō)等繞過(guò)媒介直接從人類(lèi)主體確定文學(xué)性質(zhì)的各種觀(guān)念。

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是新媒介的產(chǎn)物。這里的“媒介”指向的是由數字技術(shù)統領(lǐng)的包括語(yǔ)言符號、計算機軟硬件、網(wǎng)絡(luò )空間等多種和多層媒介要素構成的媒介系統。事實(shí)上,在建構生成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過(guò)程中,較之于網(wǎng)絡(luò ),數字技術(shù)處于更基礎、更主導性的地位。因此,如果只著(zhù)眼于媒介環(huán)節,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實(shí)質(zhì)應為“數字文學(xué)”或“數智文學(xué)”。

以數字技術(shù)為基礎和統領(lǐng)地位的新媒介不再是被動(dòng)的工具,數字化、數智化為它帶來(lái)了較強的自主性,印刷時(shí)代的一般媒介成長(cháng)為“智媒介”,其高級形態(tài)即人工智能體,它可以不同程度地自動(dòng)完成意義生產(chǎn)。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主體從人類(lèi)向媒介轉移就有了可能性,未來(lái)人類(lèi)有可能成為被拋離于文學(xué)信息生產(chǎn)流程之外的旁觀(guān)者。

需要強調的是,不同“人和媒介”關(guān)系下會(huì )生成出不同狀態(tài)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人類(lèi)作者直接參與度越高、媒介自主性越弱,生成出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越靠近傳統文學(xué);人類(lèi)作者直接參與度越弱、媒介自主性越強,生成出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越能超出傳統文學(xué)而成為其自身,即數字化、數智化的文學(xué)。真正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應把數字技術(shù)作為創(chuàng )作的主體性要素。在這個(gè)意義上,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重大變革就是人類(lèi)直接創(chuàng )作參與度不斷減弱、媒介自主性不斷增強,最后發(fā)展為通用人工智能(AGI)完全自動(dòng)寫(xiě)作的過(guò)程。

2

回顧30多年的發(fā)展歷史,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明顯展現出三次變革的軌跡。20世紀90年代下半葉,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開(kāi)始了對“書(shū)寫(xiě)—印刷文學(xué)”的變革。受西方“數字文學(xué)”影響,起初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在變革中展現出較高的姿態(tài),即形成了使用智能軟件進(jìn)行創(chuàng )作的超文本寫(xiě)作潮流。超文本寫(xiě)作降低了人類(lèi)作者在創(chuàng )作中的直接參與度,將一部分創(chuàng )造讓渡給了軟件(媒介),同時(shí)也提高了讀者用戶(hù)接受或參與的技術(shù)門(mén)檻,使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寫(xiě)作走向了小眾化。之后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回避了數字技術(shù)的生產(chǎn)功能,而是將明清以來(lái)從通俗文學(xué)到精英文學(xué)的樣態(tài)搬到了網(wǎng)上。此時(shí),人類(lèi)作者的直接創(chuàng )作參與度與媒介自主性大致處于平衡狀態(tài)。大眾變革文學(xué)的熱情被喚起,各行各業(yè)的寫(xiě)作愛(ài)好者紛紛涌向技術(shù)零門(mén)檻的網(wǎng)絡(luò )空間。

進(jìn)入21世紀后,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開(kāi)始了第二次變革。此次變革,人類(lèi)主體參與和媒介自主性的平衡結構并未被打破,而是在這一框架下進(jìn)行了內部調整。首先,Web2.0帶來(lái)了“用戶(hù)生產(chǎn)內容”的出現,作家向讀者獨白式、單向的文學(xué)交流模式被真正的用戶(hù)互動(dòng)和合作生產(chǎn)模式所取代。其次,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平臺將作者、讀者、編者等從業(yè)者圈入園內,極大地刺激了他們的生產(chǎn)熱情,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商業(yè)化運作模式由此形成。再次,中國傳統通俗文學(xué)和西方幻想小說(shuō)等文學(xué)類(lèi)型元素在網(wǎng)絡(luò )空間中重新融合發(fā)酵,生出了各種網(wǎng)絡(luò )類(lèi)型小說(shuō),類(lèi)型化寫(xiě)作成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品的突出特點(diǎn)。此次變革的成效主要體現在作者寫(xiě)作和讀者閱讀規模的不斷擴展方面,至今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已成長(cháng)為用戶(hù)最多、覆蓋面最廣、創(chuàng )作最活躍的文學(xué)樣式。根據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發(fā)布的《2023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藍皮書(shū)》,截至2023年底,我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用戶(hù)規模已超5億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海外市場(chǎng)規模超40億元,海外活躍用戶(hù)總數近2億人,覆蓋全球大部分國家和地區。

當下,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發(fā)生了人工智能寫(xiě)作推動(dòng)的第三次變革,相對于前兩次變革,此次可以稱(chēng)得上是一場(chǎng)真正的文學(xué)革命。雖然西方和中國早期的計算機也有自動(dòng)生成故事和詩(shī)歌的智能寫(xiě)作,但并沒(méi)有被納入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范疇。到了移動(dòng)互聯(lián)網(wǎng)廣泛使用后,人工智能和網(wǎng)絡(luò )相結合,不同于超文本寫(xiě)作和網(wǎng)絡(luò )類(lèi)型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的人工智能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才走上歷史舞臺。這兩年,不斷迭代升級的人工智能大語(yǔ)言模型紛紛問(wèn)世,以超強的數據儲存和計算能力把曾只適用于短篇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自動(dòng)寫(xiě)作推向了新的發(fā)展階段。當前,有國內團隊在整合國產(chǎn)眾多大語(yǔ)言模型的基礎上,以“人—機(媒介)”合作方式創(chuàng )作出100萬(wàn)字以上的長(cháng)篇網(wǎng)絡(luò )類(lèi)型小說(shuō)。至此,人工智能寫(xiě)作已經(jīng)可以覆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所有領(lǐng)域。

3

人工智能寫(xiě)作推動(dòng)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重大變革,突出體現在如下方面:首先,人工智能寫(xiě)作充分開(kāi)掘了數字技術(shù)潛能,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成為真正的“數智文學(xué)”鋪平了道路。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之所以不同于印刷文學(xué),最關(guān)鍵之處在于數字技術(shù)使文學(xué)生產(chǎn)的底層邏輯發(fā)生了從類(lèi)比法則向計算法則的轉換。在印刷文學(xué)活動(dòng)中,人類(lèi)主體的思想、情感、體驗在各種類(lèi)同性的物質(zhì)媒介之間表征、傳遞、復制、接受,此即類(lèi)比性文學(xué)生產(chǎn)。在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中,上述一切都成為按計算法則進(jìn)行的數字化活動(dòng),即通過(guò)采樣和量化方式將類(lèi)比世界中的連續性事物轉化為可以標注出一定數值的離散性數據模塊,它們可以在保留各自獨立性的前提下組合成更大或被分割為更小的對象。這種情況在一般性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生產(chǎn)中已經(jīng)存在,不過(guò)還不夠典型。

人工智能寫(xiě)作則通過(guò)強大算力處理海量數據,使文學(xué)信息模塊與模塊之間的拆裝組合可以精準瞬間完成,這個(gè)過(guò)程被稱(chēng)為審美數字編程。此時(shí),人工智能體不需擁有人類(lèi)的經(jīng)歷、體驗、情感,卻可以完整復現人類(lèi)作者所創(chuàng )作的一切,甚至會(huì )在場(chǎng)“涌現”出人類(lèi)作者難以創(chuàng )造出的審美質(zhì)素和新的藝術(shù)風(fēng)格。

其次,人工智能寫(xiě)作開(kāi)拓出了多元化和新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生產(chǎn)主體。具體包括:第一,傳統網(wǎng)文作者使用人工智能助手輔助創(chuàng )作,日更可達幾萬(wàn)字,這里出現的是增強性人類(lèi)創(chuàng )作主體;第二,一般作詩(shī)機、微軟小冰等和當前各種大語(yǔ)言模型,只需人類(lèi)輸入指令,就能自動(dòng)生成短小篇幅作品,借鑒法國學(xué)者拉圖爾的說(shuō)法,這里出現了文學(xué)創(chuàng )作領(lǐng)域的人工智能“擬主體”。第三,對于當前大語(yǔ)言模型網(wǎng)絡(luò )長(cháng)篇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來(lái)說(shuō),人類(lèi)作者按照網(wǎng)絡(luò )類(lèi)型小說(shuō)套路創(chuàng )作出必要的提示詞,大語(yǔ)言模型再根據提示詞進(jìn)行文本內容的自動(dòng)生成,最終人類(lèi)作者修改完善定稿成文。這里形成了典型的“人—機(媒介)”交互主體。人工智能寫(xiě)作介入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之后,人類(lèi)作者主體、增強性人類(lèi)主體、人工智能擬主體、“人—機(媒介)”交互主體,多元共存,交相輝映,這無(wú)論在傳統文學(xué)史上還是此前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史上都是絕無(wú)僅有的。人工智能寫(xiě)作使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進(jìn)入了多元主體和聯(lián)合主體時(shí)代。

再次,人工智能寫(xiě)作為人們從“后人類(lèi)時(shí)代”的角度觀(guān)察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提供了更多可能。形成于20世紀80年代的后人類(lèi)主義,也被稱(chēng)為后人文主義,發(fā)軔于對傳統人文主義的反思和批判,試圖破除人類(lèi)中心主義等關(guān)于人的神話(huà)。人工智能寫(xiě)作中多元化主體和聯(lián)合主體的出現,打破了人類(lèi)是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唯一主體的同時(shí),也給人類(lèi)中心主義等思想以迎頭痛擊。人工智能寫(xiě)作的發(fā)展趨勢是開(kāi)源共享,一種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已經(jīng)呼之欲出。同時(shí),人工智能寫(xiě)作以計算的方式,打破了再現說(shuō)、表現說(shuō)、表征說(shuō)、藝術(shù)世界說(shuō)等各種傳統人文主義文學(xué)觀(guān)念,與賽博格思想、普遍生命力說(shuō)、新物質(zhì)主義等后人類(lèi)理論形成了呼應。從這個(gè)意義上說(shuō),人工智能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有可能走在通往后人類(lèi)時(shí)代的文學(xué)的途中。

(作者:?jiǎn)涡£?,系杭州師范大學(xué)人文學(xué)院、文藝批評研究院教授)

【相關(guān)閱讀】

人工智能寫(xiě)作背離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精神

人工智能寫(xiě)作將帶來(lái)一場(chǎng)大浪淘沙式的“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