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hù)登錄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吳巖:回憶科學(xué)文藝委員會(huì )的幾位主任委員

從中國科普作家協(xié)會(huì )科學(xué)文藝委員會(huì )幾代主任委員身上,我更多看到的是對科學(xué)文藝事業(yè)的那種責任感和熱愛(ài)。

01
“雨果獎”獲得者海漄:“科幻是我給自己保留的精神家園”

“我把科幻當成是給自己保留的一個(gè)精神家園。在這個(gè)精神家園里面,我的好奇心不會(huì )衰減,甚至會(huì )越來(lái)越旺盛?!?

來(lái)源:文藝報 | 張 杰 
02金濤那些記憶猶新的畫(huà)面

追憶與金濤先生的往事,共同緬懷這位老人。

02
金濤那些記憶猶新的畫(huà)面

金濤一生可謂著(zhù)作等身,即便在退休多年之后,他依舊筆耕不輟,既寫(xiě)科普,也寫(xiě)科幻。

來(lái)源:科普時(shí)報 | 星 河
03亞瑟·克拉克:他是二十世紀的儒勒·凡爾納

亞瑟·查理斯·克拉克與美國的羅伯特·海因萊因和艾薩克·阿西莫夫一起被稱(chēng)為“科幻三巨頭”。

03
亞瑟·克拉克:他是二十世紀的儒勒·凡爾納

亞瑟·查理斯·克拉克與美國的羅伯特·海因萊因和艾薩克·阿西莫夫一起被稱(chēng)為“科幻三巨頭”。

來(lái)源:央視科教 | 
網(wǎng)飛版《三體》能讓人放心嗎

熱議的焦點(diǎn)主要圍繞在該劇能否還原《三體》原著(zhù)味道等方面

來(lái)源:齊魯晚報   | 劉宗智  2024/03/15
《0.25秒的靜止》:魔幻變局下的眾生鏡像

《0.25秒的靜止》表現出了強烈的精神囚禁、精神恐懼和精神逃離的欲望。而這種逃離,作者給出的唯一思考路徑就是地球的毀滅與得救。只有得救,方可重生。

來(lái)源:《文藝報》   | 趙炳鑫  2022/08/26
評《“現代”與“未知”》:“吾心目中有一少年中國在”

晚清科幻研究緣何重要?其中一個(gè)理由是:我們需要知道,過(guò)去的人如何看待未來(lái),正如未來(lái)的人如何看待今天的我們。

來(lái)源:《科幻研究通訊》   | 柯 璐  2022/08/04
《獨行月球》里的科學(xué)邏輯和抵近幻想

《獨行月球》不是一部從內到外硬邦邦的科幻電影,而是一部科幻架構下的頗有分量的劇情片。

來(lái)源:光明網(wǎng)   | 王亞男  2022/07/29
陳楸帆:亂彈元宇宙,科幻?騙局?還是未來(lái)?

“我相信,人類(lèi)現在正處于某種程度上的元宇宙當中。假以時(shí)日,人類(lèi)通過(guò)元宇宙的方式,將能夠抵達任何宇宙飛船或超光速飛行所無(wú)法抵達的更深遠、更本質(zhì)、更恢宏的宇宙?!?

來(lái)源:《天涯》   | 陳楸帆  2022/05/09
楊慶祥:信元宇宙,何所得?

即使它目前還停留在觀(guān)念、想象和低階社交游戲層面,但是,從積極自由的角度看,它依然意味著(zhù)人類(lèi)多樣化選擇的可能。

來(lái)源:《天涯》   | 楊慶祥  2022/05/07
嚴鋒:從文學(xué)到元宇宙

元宇宙是一個(gè)非常開(kāi)放的概念,但是也有一個(gè)基本的核心,那就是虛擬與現實(shí)的結合。

來(lái)源:《上海文化(文化研究版)》 | 嚴鋒  2022/05/01
《引路人》中“科幻”的效用、 限度與可能性

如果不能打破“最后的人”這一根本戒律,恐怕也就永遠無(wú)法觸及科學(xué)與想象力所能抵達的廣闊世界。

來(lái)源:《當代文壇》  | 樊迎春  2022/04/18
以音樂(lè )承載科幻中的人性

本文擬探討的是科幻小說(shuō)與音樂(lè )劇是如何在藝術(shù)呈現方式、故事建構、人物形象塑造等方面實(shí)現跨界與轉換的。

來(lái)源:文藝報  | 劉 妍  2022/03/28
科技干預與人類(lèi)困境:論王晉康科幻小說(shuō)“新人類(lèi)四部曲”

作為中國基因主題科幻創(chuàng )作的第一人,王晉康在關(guān)注科技介入人類(lèi)基因工程的理論性和可行性時(shí),也將其中的倫理問(wèn)題和情感抉擇納入其中,從而在嚴肅的科技討論外添加了一抹人性的變量,形成更具張力的藝術(shù)魅力。

來(lái)源:《科普創(chuàng )作評論》  | 鄧艮 謝一榕  2022/03/22
劉慈欣:中國科幻文學(xué)迎來(lái)黃金時(shí)代了嗎?

自從成為科幻作家,我發(fā)現很多科幻小說(shuō)的內容在逐漸變?yōu)楝F實(shí),這促使我要發(fā)揮更多的想象力去把更遙遠的空間和時(shí)間創(chuàng )作出來(lái),也就是在科幻變成科技前把它們就寫(xiě)出來(lái)。

來(lái)源:中國新聞網(wǎng)  | 謝萍 李翔  2021/11/15
王侃瑜:閱讀幻想文學(xué)時(shí),我們到底在期待什么?

我最為期待的不是在某種范式下出現登峰造極的作品,而是多種不同的審美喜好共同存在、多種不同的閱讀期待得到滿(mǎn)足,類(lèi)型的邊界不斷被挑戰、撕裂、拓寬,在模糊地帶萌發(fā)出蓬勃的生命。

來(lái)源:新星出版社  | 王侃瑜  2021/10/15
伊格言:以“非虛構式”科幻,創(chuàng )造豐富神秘的內在世界

“我喜歡科幻,因為科幻最極端,而在這種極端境地中,我們需要對很多兩難的困境作出回應,這也是在我看來(lái)科幻小說(shuō)最迷人的部分?!?

來(lái)源:文學(xué)報  | 張瀅瑩  2021/09/09
賈立元:《“現代”與“未知”:晚清科幻小說(shuō)研究》后記

通過(guò)科幻,我的生命被編織進(jìn)了一張激動(dòng)人心的宇宙之網(wǎng)中,通過(guò)寫(xiě)作和教學(xué),我也在其中編織新的節點(diǎn),期盼它們牽引出更多奇妙的聯(lián)結。

來(lái)源:清華大學(xué)文學(xué)創(chuàng )作與研究中心(微信公眾號)  | 賈立元  2021/08/31
李靜:性別視野里的未來(lái)羅曼司

如何革新對于愛(ài)情、婚姻和家庭的理解,讓女性真正參與進(jìn)宏闊的未來(lái)敘事中,仍是中國本土科幻創(chuàng )作有待探索的使命。

來(lái)源:《長(cháng)江文藝》  | 李靜  2021/08/22
郭琦:科幻小說(shuō)中“想象力”與“憂(yōu)患意識”共存

科幻小說(shuō)一定程度上可以被視為基于對現實(shí)社會(huì )的描述和對未來(lái)科技發(fā)展趨勢和影響所發(fā)生的想象,更多的則是描述根據某種科學(xué)概念推導出人們在某種情況下所做出的“可能性”活動(dòng)。

來(lái)源:“四十二史”微信公眾號  | 郭琦  2021/07/27
論霞子科學(xué)童話(huà)的多元化雜糅特征

通過(guò)霞子科學(xué)童話(huà)這個(gè)窗口,我們可以窺視出中國科學(xué)童話(huà)這一類(lèi)別進(jìn)入新世紀以來(lái)的思考與嶄新嘗試。

來(lái)源:《科普創(chuàng )作評論》  | 徐彥利  2021/07/19
“蒸汽朋克”:中國科幻題材突破方向

蒸汽朋克背后,是重工業(yè)機械愛(ài)好者對機械文明的一種極致想象。

來(lái)源:經(jīng)濟參考報  |   2021/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