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唐代詩(shī)人張籍的妙喻
來(lái)源:學(xué)習時(shí)報 | 李丹青  2024年06月28日08:24

中唐詩(shī)人張籍是文壇領(lǐng)袖韓愈的得意弟子,在詩(shī)文方面成就很高。流傳下來(lái)的詩(shī)有近500首,當中的《節婦吟》流傳甚廣,其全文是:“君知妾有夫,贈妾雙明珠。感君纏綿意,系在紅羅襦。妾家高樓連苑起,良人執戟明光里。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擬同生死。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shí)?!弊置嫔峡?,這首詩(shī)寫(xiě)了一位已婚女子婉拒追求者的故事,語(yǔ)言很巧妙,大意是:您知道我有丈夫還送明珠來(lái)追求我,我感謝您的情意。但是我已發(fā)誓與丈夫白頭到老,因此只能把明珠送還,拒絕您的心意??墒聦?shí)上,作者并非在寫(xiě)一個(gè)愛(ài)情故事,《節婦吟》的出爐,有著(zhù)比較復雜的歷史背景。

唐天寶十四年(755年),身兼范陽(yáng)、平盧、河東三鎮節度使的安祿山趁朝廷虛弱腐敗,在范陽(yáng)起兵15萬(wàn)發(fā)動(dòng)叛亂,史稱(chēng)“安史之亂”。這場(chǎng)持續8年之久的叛亂嚴重動(dòng)搖了唐朝的統治基礎,導致在唐朝中后期各地將領(lǐng)紛紛擁兵自重,形成了很多藩鎮割據勢力。張籍于貞元十五年(799年)考中進(jìn)士,由于他很有名氣,便成了各路諸侯爭相拉攏的對象,這其中就有平盧淄青節度使李師道。李師道頂著(zhù)“三公”里面司空的頭銜,是當時(shí)炙手可熱的人物。他向張籍發(fā)出邀請,但張籍很有節操不肯去,于是便寫(xiě)下了這首《節婦吟》寄給他。意為我對您的賞識是非常感激的,盡管您對我真心實(shí)意,可我只能謝絕您的好意。張籍在詩(shī)中把自己比喻成已婚少婦,把李師道則當作是來(lái)追求的多情男子,立意新穎巧妙,寫(xiě)得情真意切委婉動(dòng)人,但又有禮有節,透露出自己堅定的立場(chǎng)。這樣一來(lái),連當朝宰相都敢刺殺的李師道看了很受觸動(dòng),也就不再勉強張籍了。

《節婦吟》這首詩(shī)流傳非常廣,以至于當時(shí)不少青年學(xué)子紛紛效仿,其中有一個(gè)叫朱慶馀的士子學(xué)得最像。唐代的讀書(shū)人在參加科舉考試前流行“行卷”,就是把自己的詩(shī)作呈送給朝中的顯貴名流,希望其稱(chēng)揚于主持考試的官員,提前留個(gè)好印象。朱慶馀在考進(jìn)士之前寫(xiě)了一首《近試上張水部》給時(shí)任水部員外郎的張籍,全文是:“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妝罷低聲問(wèn)夫婿,畫(huà)眉深淺入時(shí)無(wú)?!笨山忉尀椋鹤蛞苟捶坷锏募t燭一直未熄,等到天亮,新娘子要到堂前去拜見(jiàn)公婆。她在梳妝打扮后低聲問(wèn)丈夫,我畫(huà)的眉毛可合時(shí)興?這首詩(shī)其實(shí)是一語(yǔ)雙關(guān),把自己比成新婦,把張籍比作夫君,并把主考官視為公婆,借以探詢(xún)張籍的意見(jiàn),實(shí)際上就是問(wèn):您看我這水平能考上嗎?朱慶馀將科舉考試和婚姻家庭之事相提并論。對古代學(xué)子來(lái)說(shuō),參加科舉考試的確是和姑娘出嫁一樣重要的終身大事,如果考取了,就有了進(jìn)入仕途、施展才干的機會(huì )。在中國古代實(shí)行科舉制的情況下,這種比擬有一定的相似性和合理性。

由于張籍對朱慶馀的才華比較欣賞,這篇行卷之作得到了張籍明確并肯定的回答:“越女新妝出鏡心,自知明艷更沉吟。齊紈未足時(shí)人貴,一曲菱歌敵萬(wàn)金?!睆淖置嫔峡?,這首《酬朱慶馀》可以理解為:越州一位剛梳妝好的姑娘在鏡中看自己,雖然她知道自己很美麗,可還是不太有信心。盡管有別的女子穿著(zhù)貴重絲綢織成的衣服,但并不值得看重,只有這位姑娘所唱的一曲采菱歌,那才是價(jià)值萬(wàn)金。而從內在的含義看,張籍傳達的意思是:你有這樣的文才,一定能考上,從而打消了朱慶馀“畫(huà)眉深淺入時(shí)無(wú)”的顧慮,后來(lái)朱慶馀果然金榜題名。這里面,朱慶馀的贈詩(shī)寫(xiě)得很巧,張籍的回詩(shī)也答得極妙,可以說(shuō)是珠聯(lián)璧合、趣味橫生。

在中國古代,以美貌喻賢才、以男女喻君臣的表達方法素有傳統,并廣為傳統社會(huì )中的讀書(shū)人所接受。早在戰國時(shí)期的屈原便在《離騷》中使用“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等很多此類(lèi)佳句,被譽(yù)為“香草美人法”?!豆潒D吟》《近試上張水部》《酬朱慶馀》便都是使用這種方法的經(jīng)典之作,尤其是張籍的《節婦吟》,使用比興手法既含蓄委婉又生動(dòng)形象,以詩(shī)言志表達入情入理,成為流傳千古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