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漓江畫(huà)派”20年的啟示
來(lái)源:文藝報 | 陳履生  2024年06月28日07:46

江作青羅帶(中國畫(huà)) 黃格勝 作

江作青羅帶(中國畫(huà)) 黃格勝 作

在中國水墨畫(huà)的發(fā)展過(guò)程中,宋元以來(lái),以文人為中心的發(fā)展所強調的審美理想,形成了一個(gè)獨特的文化發(fā)展脈絡(luò ),這就是區域性繪畫(huà)的成就和畫(huà)派的崛起。從元代開(kāi)始,或者是基于家族和師承,或者是基于地域或畫(huà)家類(lèi)型,形成了區域性的繪畫(huà)發(fā)展潮流,它們在美術(shù)史上往往被概括為地方性的畫(huà)派。如“吳門(mén)畫(huà)派”“浙派”“松江派”“金陵八家”“揚州八怪”“四王”“虞山畫(huà)派”“婁東畫(huà)派”“新安畫(huà)派”等,及至近代,又有了北京地區的“京派”,上海地區的“海派”,廣東地區的“嶺南派”,現代則增加了“江蘇畫(huà)派”“長(cháng)安畫(huà)派”等。

畫(huà)派是一種基于自然形成的歷史總結。這樣一種歷史的總結有著(zhù)時(shí)代的特色,反映的是美術(shù)史的話(huà)語(yǔ)。而這樣一種時(shí)代的特色,所展現的是以畫(huà)家及其藝術(shù)成就為主體的繪畫(huà)發(fā)展脈絡(luò )及其社會(huì )影響,讓人們看到了區域性的畫(huà)家在文化傳承與發(fā)展中的作用和影響。久而久之,這種區域性的成就哪怕只是滯留在某一個(gè)時(shí)間段上,它們在美術(shù)史上的客觀(guān)存在也成為美術(shù)史的知識基礎,有的還形成了對后世的影響。顯然,這樣一種區域性畫(huà)派的產(chǎn)生,是因為教育和傳承的協(xié)同努力,其所形成的具有個(gè)案性的意義則影響到后來(lái)區域性的美術(shù)發(fā)展。

到了20世紀,人們就是基于晚清民國以來(lái)所形成的“京派”“海派”“嶺南派”三足鼎立的發(fā)展態(tài)勢,進(jìn)一步強化了區域性文化的影響力。對于今天來(lái)說(shuō),這種影響力就顯得比較重要,因為今天的文化傳承有著(zhù)多方面的制約,也受到多方面的影響。然而,人們依然想借助傳統的影響力,所以,很多過(guò)去的畫(huà)派前面就冠以一個(gè)“新”字。有了這個(gè)“新”就不同于“舊”;有了這個(gè)“新”又聯(lián)系了過(guò)去的“舊”,好像是一脈相傳,又好像是理所當然。實(shí)際上,出現了好多關(guān)于“新”的畫(huà)派,并不能反映一脈相傳中的根本問(wèn)題。20世紀末期,在各種文化運動(dòng)的影響下,在現代化的發(fā)展過(guò)程中,很多人還是想基于傳統的影響力使老樹(shù)發(fā)新芽。其中,“打造”也成為一種文化策略。

所謂“打造”新的畫(huà)派,往往是在過(guò)去傳統水墨畫(huà)不發(fā)達,卻有著(zhù)獨特的自然人文資源的地區,比如“黃土”“關(guān)東”,都是在過(guò)去沒(méi)有畫(huà)派的基礎上,立足于如今的發(fā)展態(tài)勢,憑借區域性的歷史和文化影響,乘勢而為、借勢發(fā)力,打造一個(gè)屬于地區性的畫(huà)派,這就有了持續至今已有20年歷史的“漓江畫(huà)派”?!袄旖?huà)派”的創(chuàng )立有著(zhù)天時(shí)、地利、人和的客觀(guān)因素,有著(zhù)當地政府所給予的支持,有著(zhù)帶頭人的影響力和號召力,如“漓江畫(huà)派”創(chuàng )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中國美協(xié)原副主席黃格勝,就是以其雄心使中國美術(shù)的版圖上矗立起了一個(gè)“漓江畫(huà)派”的高峰?!按蛟臁碑?huà)派需要借助深厚的地域文化資源,包括自然資源?!袄旖?huà)派”就是借助于自然和人文資源中已有的歷史傳統,特別是在山水畫(huà)創(chuàng )作方面,因為“漓江”作為一種獨特的自然資源,影響了20世紀中國山水畫(huà)的發(fā)展,成為新山水的一個(gè)重要題材。從“漓江畫(huà)派”的20年發(fā)展來(lái)看,它完全不同于歷史上的自然形成由歷史總結的那些畫(huà)派,有著(zhù)許多值得思考的經(jīng)驗和問(wèn)題,大致可以歸納為4個(gè)方面:

首先是利用了“漓江”“山水甲天下”的地方自然人文資源,利用了20世紀以來(lái)諸位著(zhù)名畫(huà)家畫(huà)漓江的已有成果,樹(shù)立起了“漓江畫(huà)派”的旗號,形成了全國性的社會(huì )影響。一個(gè)區域中的文化影響力是通過(guò)和區域性的繪畫(huà)所產(chǎn)生的影響和輻射力相關(guān)聯(lián),才能將其有效地轉換為文化資源。在當今中國,不管是黃土高原,還是黃山風(fēng)景,抑或是漓江山水,這些自然資源都是通過(guò)時(shí)代中幾代畫(huà)家的努力所積淀的表現這種自然人文的美術(shù)作品的影響力,才顯現出了資源的重要性??墒?,每一個(gè)具有自然文化資源的地區,特別是與20世紀繪畫(huà)發(fā)展有著(zhù)緊密聯(lián)系的地區,并不是都能創(chuàng )造出具有全國性的社會(huì )影響。在當代眾多的“畫(huà)派”系列之中,“漓江畫(huà)派”全國性的社會(huì )影響,是通過(guò)不斷的活動(dòng)、不斷的展覽,以及代表性畫(huà)家的美術(shù)創(chuàng )作,特別是通過(guò)“漓江畫(huà)派”在桂林成立的廣西藝術(shù)學(xué)院中國畫(huà)學(xué)院這一全國第一所以中國畫(huà)為專(zhuān)業(yè)的教育機構,表現出了打造“漓江畫(huà)派”的重要意義。因為人們看到了,推動(dòng)地方性畫(huà)派的產(chǎn)生與發(fā)展,實(shí)際上最根本的是要從基礎上和教育上來(lái)發(fā)力并持續地推動(dòng)。所以,“漓江畫(huà)派”在20年內舉辦的眾多展覽和學(xué)術(shù)活動(dòng),以及相應的很多出版物,還有在其他地區的交流活動(dòng),所共同形成的社會(huì )影響力,是超越歷史上任何一個(gè)時(shí)期的?;蛘呖梢哉f(shuō),只有“漓江畫(huà)派”這樣一種全國性的社會(huì )影響,才讓人們看到這一畫(huà)派的存在及其所取得的成績(jì)。

第二,“漓江畫(huà)派”帶動(dòng)了區域性的文化關(guān)注。在以文人為中心的中國水墨畫(huà)的發(fā)展中,過(guò)去如富春山、虞山、黃山以及其他一些名山大川,其在繪畫(huà)上的表現有的并不具有廣泛的影響力。富春山的影響力是基于元代畫(huà)家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虞山則是因為清初王翚作為“虞山畫(huà)派”的首領(lǐng)而抬升了虞山的影響力;“新安畫(huà)派”更是有著(zhù)以黃山為師的杰出表現。區域性畫(huà)家的繪畫(huà)以及活動(dòng)所產(chǎn)生的影響力所表現出的區域性的文化影響、所受到的文化關(guān)注,對于這一地區的文化發(fā)展至為重要?!袄旖?huà)派”成立之后,因為它的社會(huì )影響而使更多的畫(huà)家持續關(guān)注廣西的社會(huì )人文、自然資源,關(guān)注漓江山水,人們從漓江的煙雨中看到了漓江山水的獨特氣韻,也看到了其在藝術(shù)表現上的難度。毫無(wú)疑問(wèn),漓江之美有著(zhù)很多美的表現方式。從中國畫(huà)的表現方面來(lái)論,從徐悲鴻、李可染、陽(yáng)太陽(yáng)、白雪石、宗其香等老一輩藝術(shù)家的探索來(lái)看,他們所創(chuàng )立的不同的語(yǔ)言方式,都在各美其美的表現中反映了漓江獨特的美?!袄旖?huà)派”從表現自然人文資源方面出發(fā),進(jìn)一步帶動(dòng)了區域性的文化關(guān)注,又擴大了繪畫(huà)表現的領(lǐng)域。很多畫(huà)家在走進(jìn)漓江之后,又走進(jìn)廣西的山山水水,包括村村寨寨,并延伸到廣西少數民族生活的方方面面,所形成的文化關(guān)注,可以說(shuō)是20世紀后半葉中國美術(shù)發(fā)展的一個(gè)亮點(diǎn)。而這個(gè)亮點(diǎn)又反映了“漓江畫(huà)派”持續打造的成果。

第三,“漓江畫(huà)派”提振了區域文化發(fā)展的文化信心?!袄旖?huà)派”的成立,于20年前就激發(fā)了一代廣西畫(huà)家的青春熱情。他們在黃格勝會(huì )長(cháng)的帶領(lǐng)下,雄心勃勃地用一筆一墨、一點(diǎn)一畫(huà),繪制了很多反映自己區域文化的美麗圖畫(huà),而由這些作品傳達出的是他們發(fā)展“漓江畫(huà)派”的文化信心,這種文化自信對一個(gè)地區的文化發(fā)展來(lái)說(shuō)非常重要。顯然,他們利用自然人文與“漓江畫(huà)派”所形成的文化中心,是由文化自信來(lái)支撐的。有了這樣一種自信,他們一直奔走在自己的發(fā)展道路上,每一個(gè)時(shí)間段都有著(zhù)信心滿(mǎn)滿(mǎn)的表現,因此,20年來(lái)成果累累,全盤(pán)皆是文化自信的寫(xiě)照。有了這樣一種文化信心的提振,“漓江畫(huà)派”的發(fā)展也表現出了持續性的特點(diǎn),如今在韋俊平會(huì )長(cháng)的帶領(lǐng)下繼往開(kāi)來(lái),邁進(jìn)在第二個(gè)20年的春光里。這種持續性對于一個(gè)地方性畫(huà)派的打造非常重要。如果沒(méi)有這樣的文化自信,其發(fā)展就難以為繼,“漓江畫(huà)派”就有可能成為一個(gè)歷史的概念。

第四,“漓江畫(huà)派”吸引了后備人才的不斷加入。從歷史上看,老一輩藝術(shù)家在表現漓江方面都是基于自己對于漓江的喜好,所表現出的是在探索表現漓江藝術(shù)語(yǔ)言方面的努力,但沒(méi)有形成集群,星星點(diǎn)點(diǎn),沒(méi)有群體效應?!袄旖?huà)派”創(chuàng )立之后,當年就吸引了這一時(shí)期中已有成就的畫(huà)家以及一些年輕藝術(shù)家的加入,表現出了人才輩出的特點(diǎn)。當年屬于中青年的40歲左右的年輕畫(huà)家,在20年后的今天,很多人都已經(jīng)功成名就,多數人已經(jīng)結束了職業(yè)生涯,步入人生發(fā)展的新時(shí)期?!袄旖?huà)派”的后備人才在教育的作用下,在吸收前輩畫(huà)家創(chuàng )作經(jīng)驗的基礎上,陸續加入“漓江畫(huà)派”的隊伍,形成了一個(gè)老中青組合人才隊伍。人才是一個(gè)事業(yè)持續發(fā)展的基本保證,歷史上一些文化昌盛的地區,并不是靠20年、40年的一蹴而就,而是具有百年的歷史積淀和持續性影響,才有了在美術(shù)史上的篇章。地方性畫(huà)派正是基于人才培養方面的努力,才可能行之久遠。從“吳門(mén)畫(huà)派”“虞山畫(huà)派”到“揚州畫(huà)派”等,其在晚清前后的式微,尤其是“吳門(mén)”“虞山”的香火發(fā)展到“小四王”的難以為繼,就是因為后備人才乏力,才中斷了這一發(fā)展的脈絡(luò )。所以,“京派”“海派”“嶺南派”在當今的發(fā)展,如果有“新”特點(diǎn)的話(huà),那也是因為教育推動(dòng)了后備人才的培養,但事實(shí)上他們與傳統畫(huà)派之間的聯(lián)系是若即若離,表現出的是在地緣文化基礎上的文化發(fā)展,其“斷流”則表明了影響力的日漸衰微?!袄旖?huà)派”不斷加強后備人才的培養,不斷注入新的力量,正是為了未來(lái)幾十年或更長(cháng)時(shí)間的發(fā)展。

無(wú)疑,“漓江畫(huà)派”20年的發(fā)展給予我們很多經(jīng)驗和啟示。在今天數字化發(fā)展的社會(huì )背景下,如何更好地提振區域文化發(fā)展的信心,特別是讓更多人才在區域中發(fā)揮影響,創(chuàng )作出更多屬于他們所熟悉的自然人文的新的美術(shù)作品,是維護區域文化生態(tài)的一個(gè)重要方面。由此來(lái)看,“漓江畫(huà)派”這20年重要貢獻的另一方面,就是通過(guò)發(fā)展而維系了廣西地區的文化生態(tài),而這樣一種文化生態(tài)的維護對今天很多地區來(lái)說(shuō),都是值得借鑒的。

(作者系中國評協(xié)造型藝術(shù)委員會(huì )主任、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