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寫(xiě)出鄉村文化精神嬗變時(shí)的艱難與創(chuàng )新
來(lái)源:文藝報 | 楊獻平  2024年06月28日08:22

四十多年來(lái),中國鄉村的變化可謂翻天覆地,不僅物質(zhì)生活漸趨豐足,城鄉之間差異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縮小,人們在精神文化追求上日漸復雜化、多樣化,諸多的外來(lái)文化不僅穿街過(guò)巷,風(fēng)行于城市,也經(jīng)由某些特定人群還有便捷的網(wǎng)絡(luò ),對廣大鄉村產(chǎn)生無(wú)形且強烈的、以點(diǎn)帶面的影響。我們的鄉土文學(xué)創(chuàng )作,重心和主要筆墨放在了脫貧致富、鄉村振興等重大主題上,書(shū)寫(xiě)的對象主要是鄉村當中具有開(kāi)拓精神、不斷走上共同富裕的人群。這些創(chuàng )作抓住了時(shí)代的主潮,當然具有極為重要的現實(shí)價(jià)值和文學(xué)意義。但是,我們也要注意到,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作家對于鄉村逐漸流變的文化需求和精神追求方面關(guān)注不多,用筆甚少。文化、精神問(wèn)題關(guān)乎人的心靈建設,關(guān)乎民族信仰,關(guān)乎人的“自制”“自治”“自洽”以及人與人之間的“互融”“共進(jìn)”“和諧”。人之為人,不僅要物質(zhì)富足、無(wú)虞,精神文化的需求更要與時(shí)俱進(jìn)、不斷革新。這是影響人們精神層次及其境界提升的關(guān)鍵因素。

鄉村人精神文化的嬗變

馬克思在《〈政治經(jīng)濟學(xué)批判〉序言》中說(shuō):“物質(zhì)生活的生產(chǎn)方式制約著(zhù)整個(gè)社會(huì )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guò)程?!倍嗄陙?lái),我一直在城市和鄉村之間來(lái)回游走,城市是工作之地、生存之所,鄉村則是生身之處、根脈所在。每一次回鄉,我都覺(jué)得格外新鮮甚至詫異。其一,從外觀(guān)甚至表現形式上看,鄉村與城鎮之間的差異縮小,真可謂“忽然之間”。尤其衣食住行,城鄉之間已經(jīng)沒(méi)有了本質(zhì)上的區別。各種裝飾豪華的樓房、代步轎車(chē)、各式電器在鄉村的興起與流行,一方面反映了人們物質(zhì)上的充裕程度,另一方面則是鄉村模仿城市的直接表達。其二,由于個(gè)體性現實(shí)生活的各種“必需”和不同境遇,很多鄉村人不得不走出自己的農家之門(mén),以購房、打工和做生意的方式到外地生活,特別是那些已經(jīng)進(jìn)入城市居住的人,既熱愛(ài)城市的各種便利,卻又舍不得村里的房宅田地。這些人進(jìn)城的主要目的,首先是為了孩子獲得更好的教育資源,其次是就近就醫養老。天長(cháng)日久,他們當中的多數人卻又渴望回到鄉村,在相對寬敞、自然、隨意的環(huán)境中生活。這就導致了人的自我的內心沖突與矛盾。而這些“沖突和矛盾”在很多時(shí)候也間接或者直接地造成精神上的困惑、迷惘甚至偏執、偏激。其三,良莠不齊的外來(lái)文明與城市文明的“下移”“沉潛”,已經(jīng)在根本上觸及了固有的文化精神以及人們的心靈信仰,大多數以“東施效顰”“貌合神離”“似是而非”的方式,對鄉村文化、傳統精神進(jìn)行“移花接木”式的“解構”“篡改”,以至于當下的農村,即使地處偏遠,也難以避免。

鄉村是農耕文明最后的晚照,是傳統文化的根脈之地。人們思想觀(guān)念的轉變,是從文化認知開(kāi)始的,農耕文化的形成自有其土壤,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zhuān)约皬娏业拿褡?、家國和文化上的認同感,以及在長(cháng)期的生活之中形成的敬天憫人、家國情懷、故鄉情結、鄉親觀(guān)念,以及對同一地域風(fēng)俗習慣的親和感、身體力行的傳承與弘揚等,都是其中的優(yōu)秀部分。當下的城市文明與外來(lái)文化不斷以各種面目、形式進(jìn)入,已經(jīng)對鄉村社會(huì )產(chǎn)生了較為強勁的沖擊。這種沖擊并非以粗暴的方式出現,而是以各種柔性、彈性極強的方式,進(jìn)行溫和的“介入”和“蠱惑”。據我個(gè)人觀(guān)察體驗,鄉村文化傳統和人的心靈嬗變主要表現在五個(gè)方面:一是在孝老愛(ài)親方面的意識“出離”和?!袄怼?;二是文化上的“鄙己”“尚外”;三是行為上不明就里的模仿和“看齊”;四是思想觀(guān)念的自相矛盾與無(wú)意識“挾洋自喜”;五是自我認知和判斷上的混沌盲目。當然,我是偏重于以“問(wèn)題”的視角對這一進(jìn)程進(jìn)行分析??陀^(guān)來(lái)講,城市文化、外來(lái)文化的進(jìn)入,也使鄉村空間變得思想越來(lái)越開(kāi)明、現代,帶來(lái)諸多好處。這是一種很復雜的嬗變,我們不能簡(jiǎn)單地進(jìn)行是非判斷,而是要深入分析其中的內在機制,尋找到融合、突破的新可能。

新的精神景觀(guān)需要新的文學(xué)表達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必須是開(kāi)放的、兼容并蓄的,作家的職責就是以更好的創(chuàng )作方法與技巧,以小的切面進(jìn)入和觸及、解剖和刻畫(huà),對人類(lèi)整體命運進(jìn)行更具藝術(shù)性的關(guān)切與呈現。每一個(gè)地域的人群之所以綿延不休、生生不息,其最根本的支撐力就是他們在漫長(cháng)時(shí)間中創(chuàng )造和積淀的獨特文化及其文化精神。在鄉村,優(yōu)秀文化的繼承,需要更多人的身體力行和代代傳承。而“人”不是抽象的,是我們長(cháng)年累月在山野、工地、高速路之間奔波勞作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以及他們背后的白發(fā)父母、教室稚兒,也更是蒼天之下億萬(wàn)人民在晨光與暮色中的綹綹背影。遼闊的鄉村,廣闊的人群,正經(jīng)歷著(zhù)時(shí)代的巨變,體驗著(zhù)文化的轉換。這正如托爾斯泰所說(shuō):“人類(lèi)生活的改變不在于外部形式的改變,而只能基于每個(gè)人的自我完善?!痹谖幕窈托撵`信仰賡續之間、轉換之時(shí),鄉村題材創(chuàng )作自有廣闊天地。

很多人意識到,鄉村的很多變化,特別是鄉村人的精神嬗變,沒(méi)有得到很好的表達。而這正是文學(xué)藝術(shù)發(fā)生之地,也是作家的用武之所。在當下的時(shí)代,我們可能偶爾去到農村,看到村莊阡陌、山野河谷,流水的小橋、盤(pán)山的公路,看到以各種表情出現在我們面前的農村人??晌覀冋娴牧私猱斚碌霓r村和農民嗎?了解他們的文化心理與精神結構嗎?現在的中國鄉村已經(jīng)不再是魯迅《故鄉》《社戲》等作品中的鄉村,也不再是蕭紅的“呼蘭河”、沈從文的“邊城”、孫犁的“荷花淀”、汪曾祺的高郵。這是一個(gè)更新、改良與新造的時(shí)刻,對鄉村文化傳統和文化精神的反思,對鄉村人嶄新精神風(fēng)貌的發(fā)現,對人的心靈建設和精神建設,進(jìn)行嶄新的、具有創(chuàng )造力的、別開(kāi)生面的文學(xué)表達和文學(xué)建構,顯得尤為重要和迫切。文學(xué)問(wèn)題始終與更大的文化問(wèn)題和精神問(wèn)題息息相關(guān)。對絕大多數中國作家而言,其書(shū)寫(xiě)對象及靈感、題材來(lái)源,只能出自本土,進(jìn)而朝向著(zhù)整個(gè)世界,方式方法上的多種多樣是藝術(shù)之道,而支撐文學(xué)作品偉大性的,是對每一個(gè)生命的尊重、同情與悲憫,是對人性幽微的深刻洞察與藝術(shù)表達,是對人類(lèi)世界精神之高塔與巔峰的眺望和攀登。

期待能夠引起廣泛精神共鳴的作品

每個(gè)時(shí)代的讀者都期待能夠涌現出一批引起廣泛精神共鳴的文學(xué)作品。這些年來(lái),每次回到鄉村,躺在蟲(chóng)鳴與鳥(niǎo)叫的夜里,總是想起年少輕狂時(shí)夜間讀書(shū)的種種情景,往往讀得徹夜不寐,還心潮澎湃,哭笑無(wú)常,完全不能自已,久久不能平復。優(yōu)秀文學(xué)作品對人的情感和心靈的滋養、對精神與文化的鼓舞作用,是其他藝術(shù)形式所不能比擬和替代的。一部?jì)?yōu)秀的文學(xué)作品,首先要具備持久的情感震蕩力和感染力,二是一定觸到了人的“痛點(diǎn)”“軟肋”“心事”“夢(mèng)想”,三是不斷在內心和靈魂的土壤里生根發(fā)芽、拔節成長(cháng)。優(yōu)秀的文學(xué)作品,會(huì )讓每一個(gè)閱讀的人都深切地體驗到一次隆重、熾烈或悲愴、悲壯的情感“煉化”與“撫慰”,更是文化和精神上的“增持”和“熔鑄”。真正打動(dòng)人、有著(zhù)持久生命力的文學(xué)作品,除了斑斕復雜且豐滿(mǎn)立體的人物形象及其生動(dòng)深刻的人性表現之外,最根本的是文學(xué)作品當中有著(zhù)鼓蕩不息的文化力量,有著(zhù)引人共鳴的精神力量,有著(zhù)文化上的自覺(jué)自信與自我超越。

當下的鄉村題材創(chuàng )作,期待的就是這樣的一批優(yōu)秀作品——它們所塑造的人物立體生動(dòng)、所體現的情感動(dòng)人心旌、所傳達的精神具有感召力。鄉村文明不斷遭遇新的語(yǔ)境,原有的鄉村文化精神正處在轉折、發(fā)展的進(jìn)程中。當下的鄉土文學(xué)創(chuàng )作,需要更精準地捕捉鄉村人的精神嬗變,更深切地關(guān)注鄉村人群的心靈建設和信仰建設,以敏銳的發(fā)現、深度的思考、藝術(shù)的創(chuàng )造,寫(xiě)出鄉村文化精神的魂魄與精髓,寫(xiě)出鄉村文化精神在嬗變時(shí)刻的慌亂與艱難、不舍和創(chuàng )新。這應當是新鄉土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另一個(gè)著(zhù)力點(diǎn)所在。

(作者系四川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