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戲劇創(chuàng )作如何增強縱深感 
來(lái)源:中國文化報 | 王 俊  2024年06月28日07:56

戲劇創(chuàng )作要直抵人心,而雷同化創(chuàng )作、圖解式創(chuàng )作、跟風(fēng)式創(chuàng )作、宣發(fā)式創(chuàng )作、快餐式創(chuàng )作等往往浮在生活的表面、人物的表面、社會(huì )的表面、歷史的表面,缺乏哲學(xué)縱深感、歷史縱深感、社會(huì )縱深感的呈現,即使演出場(chǎng)面較大、舞臺炫酷,也可能人物內心空洞、思想內涵貧乏、精神境界空虛。這是因為沒(méi)有真正把人物放在具體的歷史和社會(huì )情境中去拷問(wèn)和探究,沒(méi)有讓人物在歷史和社會(huì )的困境交織中做出人生的抉擇,致使舞臺上難以窺見(jiàn)一個(gè)時(shí)代的變遷和發(fā)展對人物命運的深刻影響,這樣的作品可能只是創(chuàng )作者構建出來(lái)的烏托邦式的一己小感覺(jué)、小情懷。我們不禁要問(wèn),這些作品能否經(jīng)得起歷史和人民的檢驗?能否真正傳得開(kāi)、叫得響、留得下?能否在戲劇史上留下一些值得銘記的典型人物、典型形象?

對于戲劇創(chuàng )作而言,還是要多問(wèn)幾個(gè)為什么、干什么、怎么干,要多探索戲劇真理、用好戲劇道理、講好戲劇常理。

一是探索戲劇真理,需要我們對戲劇的主題思想內涵不斷深化提煉,戲劇的結構、人物關(guān)系、矛盾沖突要有探索真理的動(dòng)力和信念。

如在寫(xiě)科技題材作品時(shí),既可以寫(xiě)體現家國情懷的作品,也可以寫(xiě)體現人類(lèi)關(guān)懷的作品,體現對人類(lèi)文明進(jìn)步的使命和擔當,在這方面的創(chuàng )作上,可以開(kāi)掘科學(xué)的人類(lèi)視野和國際視野。再如古代清官戲,可能會(huì )比較依賴(lài)清官來(lái)救國救民,官本位意識比較強烈,而民本位意識卻不夠。如果加強對清官戲歷史和哲學(xué)等層面的思考,寫(xiě)出來(lái)的戲可能就立意更加高遠,更加耐人尋味、催人深思。

二是用好戲劇道理,就是講究戲劇邏輯關(guān)系的合理性。如果作品的思想主題、故事結構、情節設計、人 物關(guān)系不符合歷史邏輯、社會(huì )邏輯和生活邏輯,就經(jīng)不起推敲。

如有的歷史題材作品缺乏對歷史邏輯的深度思考,給歷史人物人為地安排一些愛(ài)情故事,而放棄對歷史情境的深度探索,難以深入古人治國理政等方面的要旨去開(kāi)掘。還有的作品不夠了解當地的人文歷史和社會(huì )民情,寫(xiě)的內容大同小異,搬到哪個(gè)地方都可以用。

再如有些作品寫(xiě)人物就是一味地寫(xiě)他做這個(gè)事、做那個(gè)事,沒(méi)有任何前史,看不出他這樣做的行為邏輯和心理動(dòng)機,或者行為邏輯和心理動(dòng)機很簡(jiǎn)單,經(jīng)不起生活邏輯和社會(huì )邏輯的推敲。畢竟人物都是生活在社會(huì )中,不可能生活在真空里,始終離不開(kāi)社會(huì )和環(huán)境的影響,社會(huì )生活的方方面面也在影響著(zhù)他,即便影響不了他,也會(huì )影響他身邊的人,這些人的影響必然要施加到他身上,對他做出人生選擇產(chǎn)生一定影響。因此,在寫(xiě)主要人物的精神世界時(shí),起初可以是為了一個(gè)目標、一個(gè)夢(mèng)想,也可能是為了一個(gè)不可能完成的任務(wù),而后隨著(zhù)目標和任務(wù)一點(diǎn)點(diǎn)沉淀和積累,主人公的認知不斷深化和蛻變。我們在寫(xiě)好主要人物的同時(shí),次要人物也要有獨特個(gè)性、延伸出自己的生活軌跡,不光是為主要人物陪襯和服務(wù),而是推動(dòng)和延展主要人物的精神深度、思想力度。

三是講好戲劇常理。常理就是人之常情,有的戲就是講不好常理,而是講虛無(wú)縹緲、人云亦云的道理,畢竟老百姓看戲更希望看到符合常理的事情,而不是創(chuàng )作者自我臆想出來(lái)的虛無(wú)縹緲的事情,觀(guān)眾更愿意從自我的經(jīng)驗出發(fā)去感受人物的事跡,而不是從人物的事跡去感受自我。

如寫(xiě)好人物關(guān)系是創(chuàng )作成功的關(guān)鍵,有的作品的人物關(guān)系簡(jiǎn)單化、臉譜化、圖解化。有的創(chuàng )作者不去關(guān)心自己作品中每個(gè)人物在人物關(guān)系中的情感訴求、心理訴求和社會(huì )訴求,寫(xiě)人物關(guān)系可能只是為了貼標簽、架天線(xiàn)。創(chuàng )作的次要人物可能讓人感受不到生活中的獨特性,而只是為了幫助主要人物,這恐怕是創(chuàng )作者不愿意真正扎根生活、體察每一個(gè)人物的社會(huì )性和獨特性的結果。有些作品有雷同、同質(zhì)化傾向,沒(méi)有真正搞清楚不同作品的不同特點(diǎn)是什么,以及具體解決了什么問(wèn)題、達到了什么效果等。我們在創(chuàng )作上吃透人物,不但要吃透人物事跡,還要吃透其生活的歷史情境和社會(huì )情境。我們塑造人物,不要去人為地拔高人物,因為人物周?chē)际菍?shí)實(shí)在在的普通人,不可能整天都是不夠生活化的言語(yǔ)。

人民不是抽象的符號,而是一個(gè)個(gè)具體的人,有血有肉,有情感,有愛(ài)恨,有夢(mèng)想,也有內心的沖突和掙扎。不能以自己的個(gè)人感受代替人民的感受,而是要虛心向人民學(xué)習、向生活學(xué)習,從人民的偉大實(shí)踐和豐富多彩的生活中汲取營(yíng)養,不斷進(jìn)行生活和藝術(shù)的積累,不斷進(jìn)行美的發(fā)現和美的創(chuàng )造。這對于戲劇管理者、戲劇創(chuàng )作者、戲劇表演者而言不能不引起深思和審視,要多一些對戲劇創(chuàng )作規律的理性思考和拷問(wèn),多從哲學(xué)、歷史、社會(huì )等維度去形象化地提煉和深化作品的思想內涵和價(jià)值,在給人以美的享受、心靈的愉悅的同時(shí),增進(jìn)人們對生活的體驗,提升人們對個(gè)人命運思考的深度、對自我靈魂審視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