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草原,不只是風(fēng)景
來(lái)源:《時(shí)代文學(xué)》 | 倪學(xué)禮  2024年06月27日21:29

2023年9月,我正在創(chuàng )作短篇小說(shuō)《金燦燦的峽谷》,寫(xiě)著(zhù)寫(xiě)著(zhù),“花溪”的故事同時(shí)在我心中顯現出獨特的形狀。直到云雷兄約稿,一切仿佛早已預備好,這篇小說(shuō)因此機緣巧合地生長(cháng)成如今這般模樣。從動(dòng)筆到交稿,不過(guò)20天;這是我創(chuàng )作生涯里寫(xiě)得最恣肆暢快,也是我最喜歡的一篇小說(shuō)。

小說(shuō)名曰《草原》,乍一看寫(xiě)的不是草原,而是三個(gè)女人:花溪,芍藥,婆婆。男人失蹤后,婆婆讓花溪挑豆子,以抵擋漫長(cháng)的時(shí)間和沉重的思念,這其中有良善,有關(guān)心。對于花溪來(lái)說(shuō),她挑豆子不是簡(jiǎn)單的熬,是追憶,是沉浸在幸福之中。這樣看來(lái),小說(shuō)寫(xiě)的又是愛(ài)情。而芍藥卻沒(méi)能抵擋住痛苦的侵蝕,她在忍耐中走向了生命的終點(diǎn)。芍藥的死讓人唏噓,這死中蘊含著(zhù)她對鄰人深沉的善意和對世界最后的愛(ài)。

再一看,小說(shuō)寫(xiě)的還是草原:星空,山地,森林,草灘;燕子,駿馬,大雁,北極狼。老燕子奇跡般地為花溪叼來(lái)一顆黑豆;大白馬的受虐使花溪意識到自己和馬兒一樣自重、遒烈的性情并不適合到城市去;對大雁和北極狼的守護則像是冥冥之中上蒼賦予花溪的使命;當然,還有獵狗、兔子、貓頭鷹,杏樹(shù)林、含羞草、打碗花,星星、月亮、露水……我希望這個(gè)故事不光有女人和男人,更有天地之間眾多精靈的參與。我試圖敞開(kāi)覺(jué)知的大門(mén)來(lái)迎接并傳遞自然的消息:夜晚的神秘、生靈的歌唱、萬(wàn)物的輝光……無(wú)一不是我所竭力言說(shuō)的。

這篇小說(shuō)關(guān)乎幻想、關(guān)乎夢(mèng)境,關(guān)乎感覺(jué)、關(guān)乎穎悟,關(guān)乎自然、關(guān)乎現實(shí)。畫(huà)家與花溪分別時(shí),在她耳邊說(shuō)了一句話(huà)。我雖未明寫(xiě),但它一直在我心間回響。這句話(huà)是:“救救我,沒(méi)有你我會(huì )枯竭的?!边@是一位創(chuàng )作者面對人世間最美好的事物時(shí)真情的告白,更應當是我們面對天地自然、領(lǐng)受造化萬(wàn)物時(shí)深切的祈禱。

沒(méi)有草原,你我都會(huì )枯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