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梁貝:《云落圖》藝術(shù)形式分析
來(lái)源:《當代作家評論》 | 梁貝  2024年06月27日21:24

文學(xué)是語(yǔ)言的藝術(shù)。張楚近作《云落圖》(1)給人最直觀(guān)的感受,就是那充滿(mǎn)著(zhù)冀地唐山一帶地域氣息,堪稱(chēng)生氣勃勃的普通市民日常生活口語(yǔ)的大量征用。雖然幾乎所有人都能夠意識到小說(shuō)語(yǔ)言的重要性,但什么樣的語(yǔ)言才稱(chēng)得上是出色的小說(shuō)語(yǔ)言,又是一個(gè)眾說(shuō)紛紜且似乎永遠都不可能得出定論的重要文學(xué)命題。具體到當代小說(shuō)界,汪曾祺的小說(shuō)語(yǔ)言得到學(xué)界的重視。那么,汪曾祺小說(shuō)語(yǔ)言的藝術(shù)成色究竟如何?諸君不妨看看《受戒》結尾處一段膾炙人口的敘述話(huà)語(yǔ):“英子跳到中艙,兩只槳飛快地劃起來(lái),劃進(jìn)了蘆花蕩。蘆花才吐新穗。紫灰色的蘆穗,發(fā)著(zhù)銀光,軟軟的,滑溜溜的,像一串絲線(xiàn)。有的地方結了蒲棒,通紅的,像一枝一枝小蠟燭。青浮萍,紫浮萍。長(cháng)腳蚊子,水蜘蛛。野菱角開(kāi)著(zhù)四瓣的小白花。驚起一只青樁(一種水鳥(niǎo)),擦著(zhù)蘆穗,撲魯魯魯飛遠了?!保?)這段描寫(xiě)簡(jiǎn)潔,明快,形象,多短句,不僅極富畫(huà)面感,而且還擁有某種內在的節奏感。如同汪曾祺這樣的語(yǔ)言,曾俘獲過(guò)太多的贊美。這樣的語(yǔ)言當然不能說(shuō)不好,但另一方面,如果說(shuō)只有這樣的語(yǔ)言才稱(chēng)得上是好的小說(shuō)語(yǔ)言,恐怕也沒(méi)那么簡(jiǎn)單。這里一個(gè)重要的問(wèn)題就是,汪曾祺的小說(shuō)語(yǔ)言其實(shí)有著(zhù)非常突出的散文化味道。因此,如果說(shuō)他的語(yǔ)言是很好的散文語(yǔ)言,也不存在任何問(wèn)題。但從小說(shuō)這一文體角度來(lái)看,汪氏語(yǔ)言恐怕還得另當別論。王彬彬就曾撰文探討過(guò)汪曾祺語(yǔ)言的局限性問(wèn)題:“汪曾祺對文學(xué)語(yǔ)言的看法,有許多極其精彩之處。但是,汪曾祺明顯排斥對語(yǔ)言的創(chuàng )造性運用。汪曾祺所有關(guān)于語(yǔ)言應該如何的論說(shuō),都是在強調如何在原有的語(yǔ)言體系內顯身手,從沒(méi)有強調過(guò)突破原有的語(yǔ)言規范而創(chuàng )造性地運用現代漢語(yǔ),并創(chuàng )造出一種全新的語(yǔ)言之美?!保?)此外,筆者認為汪曾祺的語(yǔ)言因過(guò)于提純甚至達到了類(lèi)似于純凈水的地步,而缺乏必要的煙火氣與混沌性。如此一番推論的結果就是,真正好的小說(shuō)語(yǔ)言,在做到精準、到位、及物的同時(shí),更應該具有切實(shí)還原日常生活面貌的能力。正如同日常生活既有風(fēng)花雪月的一面,也有藏污納垢的一面,好的小說(shuō)語(yǔ)言,不應該只如同汪曾祺那樣做高度的提純,還應該保留活色生香的原生態(tài)一面。這也正是《云落圖》的語(yǔ)言藝術(shù)帶給筆者審美愉悅的主要原因之一。

且讓我們來(lái)看《云落圖》中隨手摘出的與萬(wàn)櫻有關(guān)的兩段敘述話(huà)語(yǔ)。一處是:“待繼父回來(lái)時(shí),萬(wàn)櫻便和繼父說(shuō),她想要一張東北三省的地圖,不要新的,最好是舊的,是人家用剩的那種。繼父那天又喝了些酒,瞇縫著(zhù)眼看萬(wàn)櫻。萬(wàn)櫻便又重復一遍,并且說(shuō),不光東北三省的,別的省的也成,越老越好。繼父點(diǎn)了頭,算是應允了?!比f(wàn)櫻之所以要和繼父開(kāi)口討要舊地圖,是因為羅小軍曾經(jīng)一度擁有搜羅舊地圖的癖好。既如此,她才會(huì )說(shuō)了一遍后不惜再重復一遍。而繼父之所以會(huì )答應萬(wàn)櫻的請求,也主要是因為他對萬(wàn)櫻的身體另有所圖。僅是在酒后“瞇縫著(zhù)眼看萬(wàn)櫻”一句,便活脫脫地寫(xiě)出了潛藏于他內心深處的欲望。再一處是:“她的身體早已不屬于那個(gè)叫櫻桃的女孩了。先前她厭惡的乳房越發(fā)高聳,而她小時(shí)候引以為恥的兩條腿,摸上去如此細膩。鏡子里銀色的手指依次滑過(guò)她的耳垂、脖頸、乳房和臀部,然后久久駐在她的那張臉上。有兩條蟲(chóng)子順著(zhù)鼻翼爬下,這讓萬(wàn)櫻羞愧不已。她圈住自己的身體,蹲在鏡子前,像抱住了另外一個(gè)人?!边@里所描寫(xiě)的是剛剛進(jìn)入青春期的少女萬(wàn)櫻,在鏡子里一個(gè)人觀(guān)看自己身體時(shí)的具體情形。一個(gè)女性身體上最大的變化,恐怕就發(fā)生在她由女孩變身為少女的青春期。這期間身體上的變化,甚至可以達到連自己都認不出自己的地步,所以當“羞愧不已”的萬(wàn)櫻蹲在鏡子前抱住自己的時(shí)候,才會(huì )明顯感覺(jué)到如同“抱住了另外一個(gè)人”。以上這兩段更具日常生活原生態(tài)意味的敘述話(huà)語(yǔ),很顯然與汪曾祺的語(yǔ)言截然不同。因此,當我們在衡量評價(jià)當代漢語(yǔ)寫(xiě)作中的語(yǔ)言問(wèn)題時(shí),一個(gè)雖不具普遍性但值得引起注意的就是,一方面在準確到位地及物的同時(shí),不能忽視已然在現代漢語(yǔ)應用過(guò)程中生根發(fā)芽的西式語(yǔ)法結構;另一方面,也得適當考慮到對古代漢語(yǔ)的穿插使用,同時(shí)還不能拒絕帶有地域色彩的那些方言土語(yǔ)。還有一點(diǎn)務(wù)必加以強調的就是,我們千萬(wàn)不能“買(mǎi)櫝還珠”,一定要牢記生活的本相才是“珠”,再精彩的語(yǔ)言,也都是“櫝”。從這個(gè)角度來(lái)說(shuō),小說(shuō)語(yǔ)言所應承擔的根本使命就是,怎么樣才能夠精準到位地把自己所要描述的事物、所要表達的意思藝術(shù)地呈現出來(lái)。

這一方面,《云落圖》中最稱(chēng)得上出色的,就是第十八章“歡宴”部分關(guān)于一場(chǎng)宴席的場(chǎng)景描寫(xiě):“常云霓將眾人給羅小軍介紹一番,輪到天青時(shí)就卡了殼,羅小軍說(shuō):‘這位兄弟我倒認得,京城來(lái)的?!烨嗾f(shuō):‘羅總好記性。云霓……好?!T颇薜芍?zhù)甜美的大眼睛跟他握了握手,說(shuō):‘呀,你的手好軟啊?!烨嘀恍Σ[瞇望著(zhù)她,萬(wàn)櫻說(shuō):‘云霓啊,咋才來(lái)?趕緊給小軍倒酒?!颇拚f(shuō):‘我們那撥客人都是海量,羅總啊,差點(diǎn)被就地正法?!_小軍打了個(gè)酒嗝,扯著(zhù)她的手說(shuō):‘扯,他們還欠我幾千萬(wàn),該我將他們就地正法?!颇拚f(shuō):‘得,明顯喝高了,我說(shuō)不讓你來(lái),你偏來(lái)。醉死拉倒,我可不管你了?!瘉?lái)素蕓一直沒(méi)吭聲,這時(shí)倒吭聲了:‘羅小軍啊,你還欠我跟萬(wàn)櫻一頓酒,啥時(shí)補上?哎,你們這些大老板,向來(lái)狗眼看人低,說(shuō)話(huà)當放屁吧?!f(wàn)櫻去堵她的嘴,被她扯掉,說(shuō):‘按云落的規矩來(lái)吧,晚到的客,總要先自罰三杯?!颇尬χ?zhù)說(shuō):‘姑,他快醉死了,饒他小命?!@時(shí)一直自顧抽煙的常云澤說(shuō):‘你個(gè)傻丫頭,他醉死了,跟你鳥(niǎo)關(guān)系?’云霓跳過(guò)去揪住他雙耳,喊道:‘再吐臟字,讓你變瞎蝙蝠!’常云澤臉上不耐煩,卻也任由她扯來(lái)扯去。萬(wàn)櫻忍不住說(shuō):‘小妮子,都快嫁人了,還浮里浮氣,趕緊坐下來(lái)吃口菜?!颇抻秩f(wàn)櫻脖子,將臉頰在她脖頸處蹭來(lái)蹭去,哼哼著(zhù)說(shuō):‘你們都護他,沒(méi)半個(gè)疼我。我命咋這苦?’”夠了,不需要繼續抄錄下去了。蔣明芳因為和情人在一起過(guò)夜,結果情人心臟病突發(fā)死在了床上而被公安局短暫羈押。蔣明芳被釋放后,好友萬(wàn)櫻主動(dòng)提出要請客,沒(méi)想到因為蔣明芳的堅持而變成了由蔣明芳自己請客。雖然萬(wàn)櫻很早就和羅小軍打了招呼,但羅小軍卻因為應酬財政局的一幫客人而姍姍來(lái)遲。作家在這里具體描述的,就是歡宴途中羅小軍因故遲到時(shí)的那種情形。

在一部小說(shuō)中,類(lèi)似于“歡宴”這樣的請客吃飯場(chǎng)景,因為頭緒繁多卻必須照應周全,所以描寫(xiě)起來(lái)就難度極大。但到了張楚的筆下,這一次歡宴的情形不僅被描寫(xiě)得井井有條,而且同時(shí)還能明顯見(jiàn)出不同人物的性格特征來(lái)。即如所引這段敘述話(huà)語(yǔ)中,無(wú)論是萬(wàn)櫻對羅小軍的刻意回護,還是常云霓對羅小軍的悉心關(guān)懷,抑或是常云霓在常云澤和萬(wàn)櫻面前的習慣性撒嬌,以及常云澤對常云霓的呵護與縱容,所有這些林林總總,都得到了強有力的凸顯。雖然只是500多個(gè)字,但作家卻有聲有色地寫(xiě)出了在場(chǎng)各色人等的不同形貌、動(dòng)作乃至言語(yǔ)和性格特點(diǎn)。細細品來(lái),這段小說(shuō)語(yǔ)言擁有十足的煙火氣與混沌性,雖然顯得有一點(diǎn)拖泥帶水、黏黏糊糊,談不上純粹,卻有著(zhù)超乎尋常的藝術(shù)表現力。

《云落圖》中語(yǔ)言的表現力,還有一個(gè)看似簡(jiǎn)短的段落值得注意:“他愛(ài)田家艷,他愛(ài)這個(gè)無(wú)知的老女人、五十六歲的母親、風(fēng)濕病高血壓患者、種棗樹(shù)的農婦、偷藕的賊、被男人欺騙的蠢貨?!彪m然只是簡(jiǎn)短、快捷的話(huà)語(yǔ)排列,但其中所蘊含的信息量卻非常大。一位年邁無(wú)知的總是被丈夫毆打侮辱欺騙的普通農婦,不僅罹患有風(fēng)濕癥和高血壓頑癥,還有小偷小摸的不良習性(因為家境過(guò)于貧寒艱難),但身為研究生的知識分子天青,卻在內心深處深?lèi)?ài)著(zhù)這位母親。究其原因,是她在天青走投無(wú)路的時(shí)候慨然收留了他,還視如己出地付出了滿(mǎn)腔的母愛(ài)。就這樣,僅是一個(gè)簡(jiǎn)短的段落,所充分凸顯出的,是張楚非同尋常的語(yǔ)言表現能力。

更進(jìn)一步說(shuō),張楚《云落圖》中的語(yǔ)言運用,還難能可貴地抵達了人物性格的個(gè)性化。比如,羅小軍說(shuō):“我呢,兌了他的店,踅摸著(zhù)再將隔壁的粥鋪和保健品店也盤(pán)了,打通裝修,開(kāi)家云落最豪華的按摩院?!比绱素敶髿獯值脑?huà)語(yǔ),的確是羅小軍這樣的云落大老板才能說(shuō)得出。更何況,如此一種未來(lái)設想中,也還沉潛著(zhù)羅小軍對擁有一家由自己操控的按摩院,以保證自己隨時(shí)都能夠得到按摩服務(wù)的打算。比如,王毅文說(shuō):“西南街那個(gè)項目,我們合伙做吧。我投資入股,到時(shí)送我兩瓶好酒就行。我眼小肚子大,卻并不是個(gè)貪心的人。世上貪心的人太多了,監獄的牢房總是不夠用。他們肯定沒(méi)聽(tīng)說(shuō)過(guò)這句話(huà),老天爺的碾盤(pán)轉得慢,卻磨得很細?!蓖瑯邮秦敶髿獯值脑坡浯罄习?,王毅文的話(huà)語(yǔ)聲氣卻明顯不同于羅小軍。他的話(huà)語(yǔ)里雖然充滿(mǎn)著(zhù)不容反駁的霸氣,但講出來(lái)時(shí)卻慢條斯理,不急不躁,帶給讀者的是一種老謀深算、勝券在握的感覺(jué)。其中“老天爺的碾盤(pán)轉得慢,卻磨得很細”一句,透露出的是一種不容否認的宿命感。比如,萬(wàn)永勝說(shuō):“‘好,好得很?!f(wàn)永勝冷冷地瞄著(zhù)羅小軍,‘在云落,誰(shuí)敢動(dòng)我一根汗毛試試?’隨手遞給他支阿詩(shī)瑪,‘我最不放心的,是那孩子。哎,肉嘟嘟,抱懷里,狗崽似的?!币粯邮窃坡湄敻坏膿碛姓?,萬(wàn)永勝的話(huà)語(yǔ)方式與前兩位卻又截然不同。一句不無(wú)兇狠色彩的“誰(shuí)敢動(dòng)我一根汗毛試試”凸顯出萬(wàn)永勝一言九鼎的王者地位。即使是一言九鼎者,內心也有柔軟的地方,一句“肉嘟嘟,抱懷里,狗崽似的”傳達出的就是某種“多情未必真豪杰,憐子如何不丈夫”之感。又如,“萬(wàn)櫻磕磕巴巴地說(shuō):‘……老話(huà)都說(shuō),好死不如賴(lài)活著(zhù)……老話(huà)總沒(méi)錯……你外甥才沒(méi)兩年,你再這么狠心走了,你閨女要是想不開(kāi),尋了短見(jiàn)咋辦?就算挺過(guò)去,天長(cháng)日久埋了病根,有啥三長(cháng)兩短,你在閻王那邊后悔去吧……’”萬(wàn)櫻意外懷孕后,一時(shí)不知所措,便跑到涑河邊企圖以投河自盡的方式解決煩惱。沒(méi)想到的是,到了涑河邊上,她竟然遇到一位同樣由于陷入絕境而企圖自盡的老太太,情急之下,就開(kāi)始了以上一番苦口婆心的勸阻。無(wú)論是對民間諺語(yǔ)的引用,還是試圖借用親情來(lái)說(shuō)動(dòng)老太太,都帶有了一位本性善良卻也已歷經(jīng)滄桑的普通中年婦女的口吻,個(gè)性化色彩不容否認。但仔細琢磨,正所謂度人就是救己,萬(wàn)櫻勸說(shuō)老太太的過(guò)程,也或多或少夾雜著(zhù)一些自我規勸意味。

別具特色、自成一格的敘事語(yǔ)言之外,《云落圖》形式層面上的另一個(gè)特點(diǎn),就是藝術(shù)結構的創(chuàng )造性設定。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天青這樣一位帶有開(kāi)啟色彩的線(xiàn)頭性人物形象的設計。萬(wàn)事開(kāi)頭難,云落這些參差錯落的人物故事到底怎么樣才能夠如同所羅門(mén)王的瓶子一樣被打開(kāi),是張楚首先必須考慮解決的問(wèn)題。事實(shí)上,雖然敘述者已經(jīng)有所暗示,比如,借郭姐的口吻打趣天青時(shí)的內蘊玄機:“‘我家養了兩條龍,得空給你清蒸了?!銛Q了擰他臉頰,‘甭跟這兒裝深沉啦,出都出來(lái)了,好好玩唄。自打一下了火車(chē),你就魂不守舍的?!币痪洹盎瓴皇厣帷钡莱龅?,就是天青那隱藏日久的內心秘密。但這一點(diǎn)卻只有在故事情節的發(fā)展過(guò)程中,才能夠被讀者逐漸地有所洞察。最起碼愚鈍如我,不僅一開(kāi)始閱讀的時(shí)候不會(huì )專(zhuān)門(mén)留意到諸如“魂不守舍”“心慌氣短”這樣一些暗示性話(huà)語(yǔ)的存在,而且還會(huì )誤以為率先登場(chǎng)亮相的天青和郭姐極有可能就是小說(shuō)中最重要的人物形象。閱讀到大約三分之一處時(shí)我才恍然明白,他們尤其是天青,承擔的更多是引出云落故事的引子一類(lèi)的角色。小說(shuō)開(kāi)頭看似只是初次抵達云落的天青,原本竟然是云落的一位出走者。盡管他的這一次抵達云落有一定的隨機性色彩:“他從來(lái)沒(méi)想過(guò)會(huì )隨團來(lái)云落縣。如果不是郭姐替他報了名,他也不會(huì )知道北京原來(lái)有那么多形形色色的‘靈修團’?!钡珜?shí)際上,當他隨同郭姐來(lái)到云落之后,或許與設身處地的強烈觸動(dòng)有關(guān),在腦海里沉積近20年的陳年舊事,尤其是自己當年負氣出走后便再也無(wú)法回歸的那種精神屈辱,竟然再一次無(wú)以自控地浮現出來(lái)。正是在如此復雜情緒的主導之下,等到“靈修團”要離開(kāi)云落返京的時(shí)候,天青才會(huì )以答應朋友幫忙設計店面為理由,一個(gè)人留在了云落。其實(shí),天青之所以一定要留在云落,主要是因為他對以鳩占鵲巢的方式頂替自己在常家地位的常云澤心有不甘。就這樣,誠所謂抵達即開(kāi)始,伴隨著(zhù)當年的出走者天青重新返回云落,在牽引出一段個(gè)人吊詭命運故事的同時(shí),更是拉開(kāi)了幾乎可以囊括云落各階層的現實(shí)生存圖景的帷幕。也因此,盡管依照嚴格的敘述學(xué)理論,很多故事發(fā)生時(shí)并不在場(chǎng)的天青無(wú)論如何都不能被界定為小說(shuō)中的視角性人物,但因為他是所有人生故事的初始觸動(dòng)者,如果沒(méi)有他的抵達,也就不會(huì )有《云落圖》的出現,所以天青應該被看作《云落圖》中不可或缺的一個(gè)線(xiàn)頭性人物。

當云落那些充滿(mǎn)著(zhù)盤(pán)根錯節色彩的人生故事因天青看似不經(jīng)意的到來(lái)而徐徐打開(kāi)之后,緊接著(zhù)出現的就分別是萬(wàn)櫻、常云澤、羅小軍他們三位同時(shí)承載著(zhù)結構線(xiàn)索功能的人物形象。令人驚訝的一點(diǎn)是,《云落圖》30余萬(wàn)字的篇幅中,張楚所先后寫(xiě)到的人物形象,不論是有名有姓,甚或干脆無(wú)名無(wú)姓者,竟然超過(guò)了90人,人物眾多令人瞠目結舌。然而,這眾多的人物其實(shí)都不同程度地依附于萬(wàn)櫻、常云澤以及羅小軍這三位主要人物而存在。約略計來(lái),蔣明芳、來(lái)素蕓、“睜眼瞎”(鄭艷霞)、華萬(wàn)春、婆婆、老太太、裁縫、繼父、“草莓”、歐勇、小琴、“王老黑”、高碑店來(lái)的那個(gè)女人等,可以被歸類(lèi)到萬(wàn)櫻這一脈;常獻凱、常云霓、霍起芳、常玉才常先生、鄭新宇、閆菲、“蝎子”、“捻子”、“鉤蝦”、葛師傅、“186”、有胎記的小伙子等,可以被歸類(lèi)到常云澤這一脈;萬(wàn)永勝、王毅文、刁一鵬、藜麥辛、郭平生、錢(qián)行長(cháng)、郭子興、蘇福進(jìn)、袁華、袁紹國、龔建福、齊燕、麒麟、王乃玲、“羅大眼”、徐處長(cháng)、高處長(cháng)等,則不妨被歸類(lèi)到羅小軍這一脈。雖然其中的很多人物都有關(guān)系上的交叉,但如果從情感關(guān)系的親疏遠近出發(fā),以上歸類(lèi)還是有一定合理性的。不能被忽略的一點(diǎn)是,雖然我們在前面認定天青是一位可以統攝全篇的線(xiàn)頭性人物,但如果換個(gè)角度,他其實(shí)也可以被看作一位能夠與萬(wàn)櫻、常云澤、羅小軍并列的結構性人物,在他的周?chē)餐瑯哟嬖谥?zhù)一群依附者。田家艷、郭姐、徐滿(mǎn)福、陸靜怡、覃老師、李亞峰、林美琴、導師、師妹、師母、徐慧嫻、戴幼饒等,均可以被劃歸到天青這一脈之中。

除了以上這三四條人物結構線(xiàn)索之外,《云落圖》的藝術(shù)結構,也還有若干處帶有注釋性質(zhì)的對往事的補敘與追述,即《收獲》版中四十一章之外那些被作家以楷體字專(zhuān)門(mén)標出的部分。第一處“地圖”出現在第七章“菩薩們”之后?!捌兴_們”中,曾經(jīng)出現過(guò)這樣的敘述話(huà)語(yǔ):“當她的手在他腰眼上游走時(shí),他哼哼著(zhù)問(wèn),你……還蹽那么快嗎?她半晌才反應過(guò)來(lái),低頭盯著(zhù)洶涌的胸腹嘟囔道,早改相撲了,你呢?你還在搜羅地圖嗎?”到了“地圖”部分,就是對帶有星號的部分給出的一種回憶性書(shū)寫(xiě)。這一部分通過(guò)對“地圖”以及相互追逐的聚焦,回顧了少年時(shí)期的萬(wàn)櫻和羅小軍之間那看上去既劍拔弩張卻也不無(wú)溫情縈繞的復雜關(guān)系。一方面,是上小學(xué)的時(shí)候,一眾男孩子尤其是羅小軍對萬(wàn)櫻的瘋狂追逐。另一方面,是萬(wàn)櫻情竇初開(kāi)的時(shí)候,不僅主動(dòng)央求繼父幫自己(其實(shí)是替羅小軍)搜羅各種舊地圖,而且后來(lái)在羅小軍參軍之后,留在云落的萬(wàn)櫻竟然開(kāi)始不管不顧地給他寫(xiě)信。一直到六七年之后,在常獻凱的餃子店里捏餃子的萬(wàn)櫻,才在羅小軍一次登門(mén)吃蒸餃的時(shí)候,再次見(jiàn)到了他。只不過(guò)那一次,由于背對著(zhù)她,羅小軍并沒(méi)有認出萬(wàn)櫻來(lái)。此后又有長(cháng)達13年的時(shí)間,萬(wàn)櫻再也沒(méi)有見(jiàn)過(guò)羅小軍。第二處“金雕”出現在第十四章“羅先生去了娘娘廟”之后。這一章的開(kāi)頭部分,曾經(jīng)相當形象地把郭子興比作“金雕”:“圓眼鉤鼻,頭頂幾綹白發(fā)倒背至后腦,當他晃動(dòng)著(zhù)雙臂走動(dòng)時(shí),猶如云層里的金雕漫不經(jīng)心地行走在懸崖峭壁之上?!本o接著(zhù),就是對郭子興在縣委大院里那不無(wú)坎坷的仕途狀況的交代與追述。郭子興雖然曾經(jīng)盡心竭力地服務(wù)于包括歐陽(yáng)書(shū)記、馮縣長(cháng)以及方縣長(cháng)等幾任縣委縣政府領(lǐng)導,但卻沒(méi)有能夠如愿以?xún)數孬@得仕途上應有的升遷。一直到現任戴書(shū)記上任之后,才被任用為拆遷辦主任。第三處“搞對象”出現在第二十二章“驟雨不歇”之后。這一章的中間靠后部分,來(lái)素蕓曾經(jīng)發(fā)出過(guò)這樣的一種感慨:“哎,能咋樣呢?你說(shuō),人活著(zhù)有啥好?賺錢(qián)難,搞對象也難?!奔热绱?,接下來(lái)的“搞對象”部分,自然也就是來(lái)素蕓對自己搞對象過(guò)程的回憶與追敘。21歲大學(xué)畢業(yè)后剛剛就業(yè)的她,在一次前往湛江探望弟弟的時(shí)候,邂逅了貌比潘安的志愿兵歐勇,不管不顧地愛(ài)上了他。因為家境差異太大,她的婚事遭到了家人們的堅決反對,但她仍然堅持嫁給了徒有其表的歐勇?;楹髢H僅過(guò)了半年時(shí)間,歐勇的花心本質(zhì)就暴露無(wú)遺。差不多10年的時(shí)間之后,花心不已的歐勇,居然公開(kāi)提出要離婚。來(lái)素蕓在答應離婚的同時(shí)要求歐勇必須首先補償100萬(wàn)元,歐勇還價(jià)60萬(wàn)元成交。歐勇的再婚婚禮上,意外現身的來(lái)素蕓因為把一瓶硫酸潑在了歐勇的小腿上而被拘留。盡管在這樣一番不幸的遭際后,來(lái)素蕓對男性備感絕望,但在離婚后還是發(fā)生了兩次沒(méi)有任何結果的情感糾葛,一直到姓馬的鎮上副書(shū)記出現在她的情感生活之中。第四處“離婚”出現在第三十一章“立穩,立穩”之后?!傲⒎€,立穩”語(yǔ)出沉睡6年后突然蘇醒過(guò)來(lái)的華萬(wàn)春之口,“她(萬(wàn)櫻)這才恍然,他說(shuō)的不是‘立穩’,而是‘離婚’”。接下來(lái)的“離婚”部分所追敘介紹的,就是華萬(wàn)春當初怎樣和萬(wàn)櫻結婚,以及成為植物人之前無(wú)論如何都要和萬(wàn)櫻離婚的整個(gè)過(guò)程。身為鋼廠(chǎng)工人的華萬(wàn)春,之所以執意要和萬(wàn)櫻離婚,主要是因為結識了飯店里那個(gè)來(lái)自高碑店的女人。第五處“文化人”出現在第三十三章“喜宴”之后?!跋惭纭钡闹虚g部分,因為萬(wàn)櫻曾經(jīng)夸贊“睜眼瞎”不僅是一個(gè)熱心腸的人,而且也還寫(xiě)得一手好楷書(shū),所以,“小琴撇著(zhù)嘴說(shuō):‘嘁,這樣說(shuō)來(lái),她跟孩子他爸,都是文化人呢”。緊接著(zhù),就是對“睜眼瞎”既往生活歷史的簡(jiǎn)短回顧?!氨犙巯埂钡那胺?,原本是村里的一名代課教師。由于聰慧過(guò)人,后來(lái)不僅考取了武漢大學(xué)的研究生,而且還在畢業(yè)后留校任教。社會(huì )地位改變后,便果斷向“睜眼瞎”提出離婚。盡管“睜眼瞎”“一哭二鬧三上吊”般地堅決不同意,但根本就無(wú)法撼動(dòng)前夫的離婚念頭。然而,就在兒子跟著(zhù)父親去往武漢僅僅4年的時(shí)間之后,11歲的兒子“捧著(zhù)骨灰盒在一位女士的陪伴下回了云落”。卻原來(lái),前夫因急癥而不幸去世后,兒子竟然被他的繼母又送回到了親生母親“睜眼瞎”的身邊。

除語(yǔ)言運用和結構設計之外,敘事時(shí)間的巧妙設計也是長(cháng)篇小說(shuō)成敗的關(guān)鍵。熱拉爾·熱奈特把虛構文本中的時(shí)間劃分為故事時(shí)間和敘事時(shí)間,并指出:“在故事中,幾個(gè)事件可以同時(shí)發(fā)生,因此故事的時(shí)間可以是多維的。但在敘事中,敘述者不得不打破這些事件的‘自然’順序,把它們有先有后地排列起來(lái),因此敘事的時(shí)間是線(xiàn)性的。故事與敘事在表現時(shí)間上的不同特點(diǎn)為改變時(shí)間順序達到某種美學(xué)目的開(kāi)創(chuàng )了多種可能性?!保?)《云落圖》在三重故事時(shí)間的設定與處理上,也形成了自己的美學(xué)特色。第一重故事時(shí)間,是2016年春末夏初這個(gè)節點(diǎn)。小說(shuō)故事開(kāi)始的時(shí)候,從云落出走多年的天青再次回到云落。在當時(shí),除了身為當事人的天青自己之外,其他人全都被蒙在鼓里。如此一種情形之下,相信絕大部分讀者都會(huì )和我一樣,把天青認定為一個(gè)普通的“靈修團”成員。盡管從各方面看,天青都不像是一個(gè)真正的“靈修者”,但這并不妨礙他跟著(zhù)郭姐一起以“靈修團”的名義來(lái)云落變相旅游一趟。既然是前來(lái)云落進(jìn)行“靈修”活動(dòng),那時(shí)間肯定是有限的,按小說(shuō)一開(kāi)始交代團費時(shí)提及的四天住宿費,此次“靈修”也就五六天的樣子。接下來(lái),就是“靈修團”活動(dòng)結束時(shí),天青以幫助朋友設計店面為由,一個(gè)人滯留云落不歸。天青之所以會(huì )刻意留下來(lái),自然和自己的身世之謎緊密相關(guān)。既如此,留在云落的他,除了在驢肉店設計店面之外,更多的時(shí)間和精力全都用在了身世之謎的揭示上。這期間,他不僅和那個(gè)名叫大力的私家偵探有所接觸,而且還利用在海邊一起釣魚(yú)的機會(huì ),和另一位當事人常云澤發(fā)生過(guò)正面交鋒。甚至在那場(chǎng)交鋒發(fā)生后,他還因不慎落水而被常云澤聯(lián)手“蝎子”一起從海中救起后被送到醫院救治。一直到他接到林美琴的短信后,短暫離開(kāi)云落去往省城,這個(gè)階段方告結束。小說(shuō)雖然沒(méi)有明確標示這個(gè)階段的起止時(shí)間,但滿(mǎn)打滿(mǎn)算應該也不會(huì )超過(guò)10天時(shí)間。緊接著(zhù),就是天青搭坐羅小軍的汽車(chē)由云落而抵達省城。在省城盤(pán)桓數日后,便是為了能夠打贏(yíng)和常云澤的官司而專(zhuān)門(mén)跑了一趟北京,之后,滿(mǎn)懷勝算的天青專(zhuān)門(mén)乘坐久違了的綠皮火車(chē)再度來(lái)到云落。然而,等到他興沖沖地返回云落企圖讓自己的身世歷史真相大白的時(shí)候,卻根本沒(méi)有料想到,就在他離開(kāi)云落應該也不會(huì )超過(guò)10天的時(shí)間里,云落竟然發(fā)生了大事。其中,最令人震驚不已的就是常云澤因被刺而猝然離世。既然“復仇”的目標都已經(jīng)不存在了,那天青繼續待在云落也就沒(méi)有任何意義了。在極端失落的情況下,天青沒(méi)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就悄然離開(kāi)了云落這個(gè)傷心之地。臨行前,他只是給萬(wàn)櫻留下了一張只有7個(gè)字的字條:“萬(wàn)姨:我回學(xué)校了”。整張字條冷冰冰的,連起碼的落款和日期都沒(méi)有寫(xiě)。需要注意的是,留紙條這個(gè)細節發(fā)生在第三十七章“長(cháng)相依”的末尾部分。雖然此后還有四章的內容沒(méi)有完成,但如果從小說(shuō)主體故事情節的角度來(lái)考慮,等到天青沮喪地離開(kāi)云落時(shí),故事主體部分就已經(jīng)結束了。就這樣,在2016年的春末夏初,從天青的意外抵達云落開(kāi)始,一直到他失望地離開(kāi)云落,前前后后滿(mǎn)打滿(mǎn)算也不過(guò)只有一個(gè)月左右的時(shí)間。在筆者的理解中,這一個(gè)月左右的主體故事時(shí)間,就構成了《云落圖》的第一重時(shí)間。

第二重時(shí)間,應該是1977年到2016年這一長(cháng)達39年之久的時(shí)間段落。之所以要從1977年算起,是因為第三章“羅先生的食與色”結尾處有這樣一句敘述話(huà)語(yǔ):“他屬蛇,今年三十九?!边@里的“他”,不是別人,正是羅小軍。如果我們考慮到他已經(jīng)有了一個(gè)名叫麒麟的已經(jīng)是中學(xué)生的兒子,推算下來(lái),他出生的那一年,就只能是1977年。從農歷屬相來(lái)看,1977年恰好就是蛇年。等到下一個(gè)蛇年的時(shí)候,已經(jīng)是1989年了。依照“地圖”部分的相關(guān)敘述,早在1988年的時(shí)候,羅小軍和小學(xué)同學(xué)萬(wàn)櫻就已經(jīng)在放學(xué)后相互追逐了。如果說(shuō)1988年的時(shí)候,萬(wàn)櫻的年齡是10歲,那就意味著(zhù)她比羅小軍小1歲,屬相為馬。同樣的道理,如果確定屬相為蛇的羅小軍出生于1977年,那么,等到他39歲的時(shí)候,時(shí)間就只能是2016年。與此同時(shí),我們之所以斷定故事發(fā)生的主體時(shí)間為2016年春末夏初的時(shí)候,主要根據來(lái)自于第十七章“工作史”中的相關(guān)敘述。這一章,霍起芳在和闊別多年的常云澤重逢之后,曾經(jīng)講述過(guò)這樣一段話(huà)語(yǔ):“姑娘嘆了口氣,說(shuō),2005年,我們都在‘火車(chē)廂’當過(guò)服務(wù)員呢,一晃都……九年了。她這么一說(shuō),他腦子嗡地下,不禁吸了口冷氣?!?005年再加上9年,由此霍起芳和常云澤重逢的時(shí)間即可被斷定為是2014年。依照人物的自述,這一年,霍起芳24歲。不能忽視的是,在具體交代年齡之前,霍起芳首先回顧的,是自己和常云澤分別后一路走來(lái)的人生艱難與坎坷:“‘火車(chē)廂’黃了,我去了云落酒店當服務(wù)員,他們說(shuō)我是童工,薪水只能頂別人的一半,又跑去市里打工,蓮花橋衣帽批發(fā)市場(chǎng),銀河鎮花卉市場(chǎng),大眾汽車(chē)4S店,南湖高爾夫球場(chǎng),明星洗浴中心,開(kāi)心100歌廳……哪里都蹚過(guò),哪行都干過(guò),啥苦都吃過(guò),啥罪都遭過(guò)……橫豎也攢不下個(gè)錢(qián),心里冷,就回來(lái)了?!笨此浦皇呛?jiǎn)單的羅列,但9年間霍起芳所承受的生活苦難卻完全可想而知。接下來(lái),霍起芳才提及了年齡的問(wèn)題:“她說(shuō),我跟你同歲,今年都二十四虛?!比绻f(shuō)他們在2014年的時(shí)候都是24歲,那么,具體的出生時(shí)間也就只能是1990年。由此一番推論,再進(jìn)一步聯(lián)系第十六章“他的關(guān)鍵詞”里關(guān)于常云澤的年齡是26歲的明確交代,我們就完全可以斷定,《云落圖》主體故事發(fā)生的時(shí)間,就應該是2016年春末夏初的那個(gè)時(shí)候。如果我們承認從1977年到2016年這個(gè)時(shí)間段落是《云落圖》中的第二重時(shí)間,那么,就不能忽視1977年這個(gè)年份的重要性。當然,更準確地說(shuō),并不是1977年,而是和它僅僅差了一年時(shí)間的1978年。這一年年底在北京召開(kāi)的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因為思想解放和改革開(kāi)放目標的明確提出,而從根本上奠定了未來(lái)中國以思想啟蒙下的經(jīng)濟建設為中心的發(fā)展道路。在筆者的理解中,張楚在《云落圖》中關(guān)于第二重時(shí)間的設定與中國改革開(kāi)放時(shí)代的近乎同步,絕非偶然的巧合。

除了以上兩重時(shí)間,《云落圖》也還有第三重故事時(shí)間。文本中,與第三重故事時(shí)間緊密相關(guān)的一個(gè)人物形象,就是那位一直保持著(zhù)神秘色彩的老太太。即使是日常生活中長(cháng)期照顧老太太的萬(wàn)櫻,也根本說(shuō)不清老太太的來(lái)歷究竟如何。只有到了小說(shuō)行將結束的第三十七章“長(cháng)相依”這一部分,借助于老太太的自述,讀者方才得以真切地一窺她的“廬山真面目”。具體的話(huà)題,是從老太太看似無(wú)緣無(wú)故地幫助支持常獻凱說(shuō)起的。萬(wàn)櫻問(wèn)道:“您老人家,跟常大哥素沒(méi)來(lái)往,為啥恁大方借錢(qián)給他?”老太太的回答是:“我是跟他素不相識,可他的父親常玉才,卻是我的故交好友?!眳s原來(lái),老太太和常玉才之間的淵源,竟然與身為京劇“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硯秋程老板緊密相關(guān)。在老太太的回憶中,那還是在抗戰全面爆發(fā)之前的時(shí)候:“我跟著(zhù)我姐唱梆子,我哥呢,拉胡琴。晚上,我哥在戲園子里賣(mài)香煙吃食,我買(mǎi)不起票,就扮成小廝模樣混進(jìn)去。我十一二歲吧?那時(shí),常先生是程老板的人。程老板不過(guò)三十出頭,人清瘦,扮相唱腔猶如天人。常先生呢,是他的御用琴師?!鼻易屛覀儊?lái)看老太太內心世界里對大琴師常玉才當年那風(fēng)華絕代情形的形象記憶:“唇上一抹油亮胡須,修剪得連蒼蠅都站不住腳,身上是件寶藍華絲葛的袍子,袍子外面呢,套著(zhù)團花緞子琵琶襟的坎肩,胸前掛著(zhù)金表鏈,表鏈上綴著(zhù)翡翠墜子。上場(chǎng)時(shí),先將一截白紡綢小褂袖頭卷起,再往二郎腿上墊塊黃色紡綢,三兩聲,就把胡琴弦調好了,這才悠閑地取出金煙盒,悠然自得地抽煙……”這看似只是關(guān)于常玉才衣飾和動(dòng)作的客觀(guān)描寫(xiě),但內里所蘊含著(zhù)的卻是老太太并非愛(ài)情的一腔真情。唯其如此,她才會(huì )特別強調:“誰(shuí)不愛(ài)常先生那派頭?誰(shuí)不愛(ài)程老板那唱腔?”雖然說(shuō)在常家三代人之間進(jìn)行比較,肯定不是作家關(guān)注的重點(diǎn)所在,但在客觀(guān)上,從20世紀30年代京城里風(fēng)華絕代的琴師,到縣城里的飯店老板常獻凱,再到鋼廠(chǎng)的普通工人常云澤,不到百年的時(shí)間里,常家三代如此一代不如一代的情形,卻也的確讓人徒生無(wú)限感慨。雖不能說(shuō)斯文掃地,卻也稱(chēng)得上是斯文不再。

無(wú)論是常玉才的風(fēng)光無(wú)限,還是程老板那不世出的唱腔,全都因為全面抗戰的爆發(fā)而發(fā)生了根本的改變。日本侵略軍打進(jìn)北平后,由于名聲和影響太大,程老板堅決奉行著(zhù)名的“三閉主義”(即閉口、閉眼、閉心),以此而堅決拒絕為侵略者登臺唱戲。用老太太的話(huà)來(lái)說(shuō):“只我們這些先前上不得席面的蝦兵蟹將,為了混口飯吃,還在三兩家半死不活的戲園子里奔波。常先生呢,沒(méi)得去處,我便請他過(guò)來(lái)做琴師。角兒不多,聽(tīng)戲的也少,不過(guò)是勉強糊口?!本瓦@樣,原本看似高高在上、總是伴隨在程老板身邊的常玉才,就和老太太發(fā)生了關(guān)聯(lián)。到后來(lái),一次偶然的機會(huì ),常玉才竟然成了老太太的救命恩人。那一次,地下黨利用日本軍官松本到戲園子里聽(tīng)老太太唱戲的契機,派人行刺松本。松本被刺后,雙方展開(kāi)激戰,日本兵向戲臺胡亂開(kāi)槍。那個(gè)時(shí)候的老太太“嚇得動(dòng)彈不得,躲大幕后傻了眼,若不是常先生將我撲倒在臺上,估計早被子彈射成篩子眼。常先生呢,腿上和小腹各中了一槍”。當然,老太太也屬于知恩必報之人:“我跟他說(shuō),但凡我有一口飯,就絕不會(huì )餓著(zhù)他?!钡朗码y料,老太太根本想不到,伴隨著(zhù)時(shí)世的遷移,到了1969年的時(shí)候,自己竟然也欠下了常玉才另一份絕大的人情:“1969年,革委會(huì )批斗我,說(shuō)我專(zhuān)給日本人唱戲,是漢奸,先將我押送到干校改造,又羅列了六大罪證,要判刑。常先生不曉得如何聽(tīng)聞了消息,坐火車(chē)連夜趕來(lái),說(shuō),她要真是漢奸,為何日本人還殺她?要不是我攔著(zhù),早死了!又扯開(kāi)衣裳給革委會(huì )的紅衛兵看他身上的疤。哎,即便如此,我也蹲了十年牢獄。他本來(lái)清白,卻因我受了牽連,被判了八年?!币驗橛幸陨蟽蓸洞蠖髑槔斡浽谛?,所以,老太太便一直想著(zhù)一定要來(lái)云落報常先生之恩。陰差陽(yáng)錯的是,等到她終于來(lái)到云落的時(shí)候,常玉才卻早已經(jīng)過(guò)世。這樣一來(lái),也才有了老太太看似莫名其妙毫無(wú)道理地幫助常先生兒子常獻凱這一事件的發(fā)生。盡管說(shuō)《云落圖》的聚焦點(diǎn)更多地落腳到了看似雞毛蒜皮的家長(cháng)里短上,但這并不妨礙它在關(guān)注表現家長(cháng)里短的同時(shí),也對社會(huì )的發(fā)展與存在狀況進(jìn)行必要的批判性沉思。雖然作家在這一方面的表現已經(jīng)非??酥?,但這一藝術(shù)維度的存在已是無(wú)可辯駁的客觀(guān)事實(shí),以1941和1969這兩個(gè)年頭為年份地標的第三重時(shí)間的設定,最根本的用意大約在此。

但凡是優(yōu)秀的小說(shuō)作品,就少不了深厚的思想內涵與帶有創(chuàng )造性的藝術(shù)形式這兩個(gè)不同層面的同時(shí)具備。不論是孔子闡發(fā)的文質(zhì)并重,還是劉勰對風(fēng)骨與文采的辨析,其實(shí)都在強調文學(xué)作品內容和形式相統一的重要性。內容應是有形式的內容,形式應是有內容的形式,“如果形式不是內容的形式,那么它就沒(méi)有任何價(jià)值了”(5)。張楚的《云落圖》在思想內涵與藝術(shù)形式這兩方面都有著(zhù)非常出色的表現,只不過(guò)由于篇幅所限,筆者在這里所集中探討分析的,是包括語(yǔ)言、藝術(shù)結構和敘事時(shí)間這三方面因素在內的藝術(shù)形式層面。雖然我們在這里沒(méi)有對作品深厚的思想內涵進(jìn)行深入探討,但僅只是對藝術(shù)形式層面的分析,就足以從一個(gè)重要側面說(shuō)明《云落圖》是一部具有獨特創(chuàng )造性的長(cháng)篇小說(shuō)文本。

注釋?zhuān)?/strong>

(1)張楚:《云落圖》,《收獲》長(cháng)篇小說(shuō)2023年冬卷。本文所引該作品皆出自此版本,不另注。

(2)汪曾祺:《受戒》,《汪曾祺全集》第2卷,第106頁(yè),北京,人民文學(xué)出版社,2019。

(3)王彬彬:《魯迅與現代漢語(yǔ)文學(xué)表達——兼論汪曾祺語(yǔ)言觀(guān)念的局限性》,《中國現代文學(xué)研究叢刊》2021年第12期。

(4)〔法〕熱拉爾·熱奈特:《敘事話(huà)語(yǔ) 新敘事話(huà)語(yǔ)》,第4頁(yè),王文融譯,北京,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出版社,1990。

(5)〔德〕馬克思、〔德〕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288頁(yè),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zhù)作編譯局編譯,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