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北海之夜
來(lái)源:中國環(huán)境報 | 任林舉  2024年06月28日08:17

日影西斜,海面上泛起細碎的漣漪,像無(wú)數條金光閃閃的魚(yú)兒在逆光中閃爍跳躍,交替爭游。堤岸風(fēng)景帶和大海之間那片著(zhù)名的銀灘,此時(shí)顯得更加純凈、潔白了,并且,穿插在綠色和藍色之間的這道銀白,越是天光暗淡,越顯得潔白耀眼。

這是北部灣最有魅力的一片海灘,它曾經(jīng)像一個(gè)美麗的傳說(shuō),吸引了一批批旅游觀(guān)光的人們從世界各地趕來(lái)一飽眼福。但也只有今天,它才更像是一個(gè)美麗的傳說(shuō)。這些年以來(lái),經(jīng)過(guò)人們大力投資建設、精心打扮和持續維護,相比很久以前的簡(jiǎn)陋和散亂,至少它已經(jīng)堪稱(chēng)是一幅美麗的畫(huà)卷了。

作為一個(gè)渺小的生命,我始終不知道應該如何理解天地之間那些碩大無(wú)朋的事情,比如這一天中的黃昏,是頭頂的天因周期性的情緒低落心境變得漸漸幽暗,還是因為駕著(zhù)太陽(yáng)的車(chē)輦奔跑一整天,已經(jīng)疲倦了困頓了?就在這睡眼朦朧的感覺(jué)之中,卻有難以計數的小沙蟹紛紛從沙灘下鉆出洞穴;有人趁暑熱漸消從海岸那邊三三兩兩地聚攏過(guò)來(lái),有的打了赤腳在淺水中漫步,有的徒手在沙灘上挖掘那些細小的洞穴;海浪也是一派可涌動(dòng)也可不涌動(dòng)慵懶的樣子。眼前的每一樣事物似乎都沒(méi)有明確的方向和目的,散散亂亂的,像一些沒(méi)有秩序的思維,像一些互不關(guān)聯(lián)的想法。

似乎有個(gè)硬心腸的人,手執畫(huà)筆,在這變得暗淡的畫(huà)卷上涂去了最后一抹光亮。似乎就在揮手之間,海灘上所有固定的或者移動(dòng)的影子,都如中了某種魔法一樣,變得朦朦朧朧和模糊不清了,竟然連曾經(jīng)閃著(zhù)白光的銀灘也變成了接近黑色的深灰。天地幽閉,萬(wàn)籟俱寂,一切仿佛都沉入了深深的睡眠。

突然間,萬(wàn)盞華燈齊上,一注色彩之水沖天而起,伴著(zhù)激蕩的音樂(lè ),伴著(zhù)歡呼的人群,唰的一下,把整個(gè)海灘的夜空點(diǎn)亮。仿佛有一只神秘的手隨手推開(kāi)一扇大門(mén),豁然打開(kāi)一個(gè)五彩繽紛的夢(mèng)境。

彩色水柱隨著(zhù)音樂(lè )的節奏在變幻著(zhù)姿態(tài)和顏色,忽明忽暗,忽高忽低,或搖擺或直沖,如夜晚和人群變幻莫測的心情或情感。被雕刻在球形潮雕上的那些少女,仿佛都因著(zhù)激越的水柱和音樂(lè )而獲得了血氣與靈魂,流轉、變幻的光影映射出她們曼妙的舞姿。

漲潮了,大海的方向傳來(lái)高一聲低一聲水拍沙岸的聲音。即便在深沉的睡夢(mèng)之中,大海仍因為月亮的再一次靠近而激越難平、心花怒放,那是一份永難割舍的遙遠牽掛。

無(wú)邊的黑暗再一次印證了大海的廣闊無(wú)垠和擁有的無(wú)盡激情。一排排的海浪在燈光的照射下發(fā)出白白亮亮的光芒,如深遠厚重的夜被岸上的燈光點(diǎn)燃,躥起一排排花朵般的火苗;亦如一排排跌倒又騰起的馬隊,喧囂著(zhù)吶喊著(zhù),不知疲倦、永無(wú)息止地涌過(guò)來(lái)。

站在岸邊,凝望無(wú)邊的黑夜,揣度這無(wú)休止的海浪究竟從何而來(lái),它們如此喋喋不休,究竟想向人們傳達什么信息。

當眼睛適應了黑暗之后,才發(fā)覺(jué),在黑暗深處竟然還有那么多明亮的事物。閃閃爍爍的星光,如撲朔迷離的秘語(yǔ),以人類(lèi)無(wú)法破譯的方式,一直從頭頂鋪展至夜晚的深處。遠處點(diǎn)點(diǎn)隱約的燈光,也許是辛勤耕海的漁火,也許是夜行遠渡的客輪,但以微弱之光,廓清了海的輪廓。讓我們發(fā)現,海本身并不是黑夜的組成部分,它只是借助夜的黑暗小憩片刻并做一個(gè)色彩繽紛的夢(mèng),亦或是借助夜的幽深掩藏一些必須掩藏的秘密。就如它自身的廣闊無(wú)邊一樣,大海從來(lái)都擁有著(zhù)無(wú)限的蘊藏和無(wú)盡的秘密。

就在星光和燈光之外,忽然有白亮的弧光一閃,短暫的停留如一條來(lái)不及找出答案的謎語(yǔ),轉瞬即逝,讓人莫名其妙又浮想聯(lián)翩。

此時(shí),海灣那端,馮家江的入海處,3000多畝紅樹(shù)林正在黑夜里狂歡并以一種只有歲月能夠察覺(jué)的速度悄悄地擴展著(zhù)自己的疆域。一場(chǎng)神秘的夜宴正進(jìn)行得如火如荼:秋茄、桐花樹(shù)、木欖、拉關(guān)木、白骨壤等擁有不同稱(chēng)謂和姿態(tài)的紅樹(shù)植物正勾肩搭背,隨晚風(fēng)婀娜起舞;招潮蟹趁海潮上漲,拼命地揮舞著(zhù)與身體不成比例的巨鉗,它不是在招潮,而是在召喚異性前來(lái)赴約;沒(méi)有人知道蹦蹦跳跳的彈涂魚(yú)在和著(zhù)誰(shuí)的節奏蹦跳,也猜不透它們不在泥里老老實(shí)實(shí)待著(zhù),鉆出洞來(lái)做什么;春天以來(lái),頂著(zhù)帶刺硬殼的中華鱟紛紛離開(kāi)了深海到灘涂上覓食,它們拖著(zhù)一條堅硬的劍尾,在紅樹(shù)林下留下了一道道溝槽,穹隆般的脊背卻肯定不會(huì )在夜晚發(fā)出光亮;大群大群的白鷺雖然已經(jīng)收攏了飛翔的翅膀,但它們那比白云還要潔白的羽毛,仿佛是一種光的織物,即便在黑夜里抖一抖,也會(huì )發(fā)出隱約的亮光,甚至它們偶爾的鳴叫,也會(huì )如一條白色的弧線(xiàn)劃破紅樹(shù)林上方的幽暗。

盛夏的三娘灣應該是魚(yú)蝦最為密集的時(shí)節。從五月初,人類(lèi)的漁船就撤出海灣,開(kāi)始了一年一度的禁漁期,把一張擺滿(mǎn)了各種各樣魚(yú)蝦的大餐桌讓給了中華白海豚,供其獨享。依仗著(zhù)天賦異稟,左右腦輪番睡眠,它們可以在海洋中日夜不停地遨游、捕食甚至交配。這是一個(gè)美好的良宵,棲居于這片海域的300多頭中華白海豚,說(shuō)不準哪幾頭荷爾蒙過(guò)剩的“小伙子”會(huì )突發(fā)奇想,結伴遠游,去看一看遠方的風(fēng)景或尋找心儀的“姑娘”,順便完成種群基因交換的神圣使命。它們也會(huì )被這迷人的北海之夜所誘惑,相繼從海中躍起,留下幾道潔白優(yōu)美的曲線(xiàn)嗎?

遠方,令人向往的潿洲島,環(huán)島“果凍”般晶瑩澄澈的海水,海水下五光十色的珊瑚礁,珊瑚礁中往來(lái)穿梭的魚(yú)群和浮游動(dòng)物都應該在夜晚的催眠下保持一種處女般的安恬;唯有海沙一樣微小密集的夜光藻會(huì )在四處飛奔的針魚(yú)刺激下發(fā)出幽藍幽藍的光,但針魚(yú)群掠過(guò)之后,海面會(huì )迅速歸于平靜。夜幕之下,只有大海勻稱(chēng)的呼吸保持著(zhù)某種神秘的節奏。以潿洲島周邊海域為家的幾十頭布氏鯨此夜仍在遠游回歸的途中,不知它們會(huì )不會(huì )也如中華白海豚一樣,情緒激昂時(shí)高高地躍出海面,帶著(zhù)海水的光暈以一記巨大的水花宣告自己的快樂(lè )。我仿佛看到那些閃著(zhù)銀光的小魚(yú)在它們張大的嘴邊,像開(kāi)放的禮花,紛紛躍出水面。

海潮越漲越高,浪花越來(lái)越大。我赤腳立于海水之中,任海水漫過(guò)腳面,漫過(guò)小腿,漫過(guò)膝蓋……當浪花的手拂過(guò)丹田時(shí),我突然如觸電般顫抖了一下,一陣眩暈之后,感覺(jué)自己的生命已經(jīng)與大海融為一體。我的心,開(kāi)始隨著(zhù)海浪的節奏律動(dòng)。我的血液開(kāi)始隨著(zhù)海潮的高漲而奔涌,并隨著(zhù)海浪的反復洗濯擁有了海的溫度和咸度。于是,我再也分不清滾滾濤聲是從大海中傳到了我的耳邊,還是回響我的身體內部,然后傳遞給了大海。我甚至感覺(jué)到有無(wú)數的海蝦、???、海蟹、海龜和浮游生物,無(wú)數的魚(yú)類(lèi)、海豚、巨鯨等等紛紜的生命同時(shí)在我的胸膛里游動(dòng),它們帶給了我自由的呼吸、莫名的愉悅和隱隱的期待。

難道我的目光也已經(jīng)擁有了海的蔚藍與澄澈?jiǎn)??透過(guò)幽暗的海面,我怎么看到了在迅速擴大的海草床、無(wú)邊無(wú)際的珊瑚礁和能夠化育和照亮一切的金色陽(yáng)光?

【作家簡(jiǎn)介:任林舉,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全國委員會(huì )委員、中國報告文學(xué)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吉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中國電力作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 代表作有《玉米大地》《糧道》《時(shí)間的形態(tài)》《虎嘯》等。作品被翻譯成英、法、德、俄、韓等多種文字。曾獲第六屆魯迅文學(xué)獎、第七屆老舍散文獎、第二屆豐子愷散文獎、首屆三毛散文獎等?!?/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