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如何講好新疆故事:“愈是同泥土為伍,愈是有云彩作伴”
來(lái)源:中國作家網(wǎng) | 李菁  2024年06月17日08:47

新疆的景色蒼茫遼遠、大氣磅礴,是一片十分適合文學(xué)表達的熱土。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lái),楊牧、劉亮程、周濤、董立勃、豐收、李娟、董夏青青等一批又一批的新疆作家持續在文壇上閃閃發(fā)光,屢創(chuàng )佳績(jì)。最近,改編自李娟同名散文集的網(wǎng)劇《我的阿勒泰》因將個(gè)人成長(cháng)與秀麗風(fēng)景、風(fēng)土人情融合一體,敘事新穎、視聽(tīng)設計極佳而廣受好評,不僅讓新疆阿勒泰地區更加進(jìn)入大眾視野,也帶動(dòng)了本地旅游業(yè)和相關(guān)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

中國作協(xié)高度重視文化潤疆工作。2023年4月,在中國作協(xié)黨組周密部署、悉心安排下,魯迅文學(xué)院舉辦了第一期文化潤疆作家培訓班。中國作協(xié)黨組書(shū)記、副主席張宏森特地到魯院與學(xué)員座談交流,并提出期待和希望。培訓班取得了理想的培訓成果,獲得了廣泛的社會(huì )影響。同年6月,張宏森率調研組赴新疆調研基層文學(xué)工作,期間中國作協(xié)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宣傳部、新疆生產(chǎn)建設兵團黨委宣傳部簽訂了共同實(shí)施文化潤疆文學(xué)工程的合作協(xié)議,旨在進(jìn)一步促進(jìn)文學(xué)工作深度融入文化潤疆,加快推進(jìn)新疆文學(xué)事業(yè)繁榮發(fā)展。

用文學(xué)作品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五月的北京生機盎然、萬(wàn)物勃發(fā)。今年,魯迅文學(xué)院在第一期文化潤疆班的基礎上,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作協(xié)、兵團作協(xié)共同舉辦了第二期文化潤疆作家培訓班。來(lái)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作協(xié)、新疆生產(chǎn)建設兵團作協(xié)的49位中青年作家共同懷揣著(zhù)對文學(xué)的熱愛(ài),相聚魯迅文學(xué)院,開(kāi)始了為期一個(gè)月的學(xué)習時(shí)光。

培訓班圍繞文化潤疆的辦班宗旨,突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推進(jìn)新疆地區文學(xué)大發(fā)展、大繁榮”的主題。中國作協(xié)副主席閻晶明、陳彥以“中國式現代化與邊疆民族地區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為主題與學(xué)員座談,王蒙等知名作家、專(zhuān)家學(xué)者為學(xué)員講授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以及“習近平文化思想”“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等課程。此外,還組織學(xué)員赴民族文化宮、中國國家版本館參觀(guān),通過(guò)主題突出、全面立體、高層次的課程安排,幫助學(xué)員提高政治站位、提升創(chuàng )作水平。

中國作協(xié)黨組成員、副主席、魯迅文學(xué)院院長(cháng)吳義勤表示,該班次的順利籌辦在鞏固第一期培訓成果的基礎上,對加快推進(jìn)新疆地區文學(xué)事業(yè)繁榮發(fā)展、打造新時(shí)代新疆作家群,提升多民族作家隊伍整體創(chuàng )作水平,推動(dòng)多民族文化交流,有形有感有效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助力文化潤疆工作取得新發(fā)展、新突破,將產(chǎn)生深遠的意義和重要的影響。

很多學(xué)員都表達了參加第二期魯院文化潤疆作家培訓班學(xué)習的激動(dòng)和喜悅之情。來(lái)自新疆烏魯木齊的王馨雨從小就喜歡用文字記錄生活的點(diǎn)滴。后來(lái),她去了與新疆距離遙遠的青島市讀大學(xué),因為鄉愁和多愁善感的性格,她經(jīng)常在深夜撰寫(xiě)詩(shī)歌。此前,她覺(jué)得自己像“在迷霧中尋找方向的孩子”,來(lái)到魯院后,才算在寫(xiě)作之路上開(kāi)啟一扇“面向大海的窗”。

在“中國式現代化與邊疆民族地區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座談會(huì )上,9位學(xué)員從自身經(jīng)歷出發(fā),交流學(xué)習期間的體會(huì )和文學(xué)創(chuàng )作情況,并對少數民族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相關(guān)問(wèn)題和自身創(chuàng )作上的疑惑向專(zhuān)家提問(wèn),現場(chǎng)氛圍熱烈。

“我一直想當作家,但是不敢往外說(shuō),怕別人嘲笑,畢竟在公眾眼里作家是偉大的存在?!辟R建忠來(lái)自塔里木大學(xué),是一名獸醫專(zhuān)業(yè)的教師,他自言生平收到過(guò)不少錄取通知書(shū),但魯院文化潤疆作家培訓班的通知書(shū)最讓他感到意外和興奮。魯院開(kāi)設的課程以及黨史專(zhuān)家、文化學(xué)者、作家等傳授的內容不僅讓他領(lǐng)略到文學(xué)的魅力,也讓他深切地感知到,創(chuàng )作一定要扎根自己成長(cháng)的沃土,在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基礎上,用生動(dòng)的筆觸書(shū)寫(xiě)好新疆巨變的故事和新疆各民族團結奮進(jìn)的故事。就像詩(shī)人屠岸關(guān)于樹(shù)的一首詩(shī)中所寫(xiě)的那樣:“愈是深深地扎下,愈是高高地伸展;愈是與泥土為伍,愈是有云彩作伴?!?/p>

哈薩克族姑娘麗拉·布爾利克是新疆文聯(lián)《曙光》雜志社的編輯。因家庭的緣故,她與文學(xué)的關(guān)系頗為奇妙:奶奶是口頭創(chuàng )作詩(shī)歌的民間藝人,父親喜愛(ài)民間文學(xué),經(jīng)常拿起冬不拉,一人分飾兩角模仿老一輩阿依特斯詩(shī)人對唱。來(lái)到魯院后,她印象最深的課是中央黨校教授陳宇飛講授的關(guān)于建設文化強國的課程,老師在課上談到文化傳承時(shí)難掩激動(dòng)的心情,學(xué)生們也頗受感動(dòng)和震撼。

閻晶明和陳彥在座談會(huì )上也發(fā)表了自己的看法。閻晶明表示,大家既要寫(xiě)出新疆的自然風(fēng)光,也要寫(xiě)好新疆的人文特色;既要寫(xiě)好民族風(fēng)情,又要寫(xiě)好當代社會(huì )的獨特生活;既要寫(xiě)出新疆的傳統文化,又要凸顯新疆的現代化建設;既要寫(xiě)出具有獨特個(gè)人感受的“小我”,也要寫(xiě)出新時(shí)代新疆人民奮發(fā)向上的“大我”。陳彥則結合自身的創(chuàng )作經(jīng)歷,針對大家普遍面臨的創(chuàng )作困惑和寫(xiě)作問(wèn)題,提出講好故事是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首要方面,塑造好人物是提升作品成色的關(guān)鍵一環(huán),注重文本的“建筑材料”——語(yǔ)言的訓練和打磨是寫(xiě)好小說(shuō)的本體。

將對土地的深情轉化為寫(xiě)作的熱情

6月11日,學(xué)員赴中國國家版本館中央總館,參觀(guān)學(xué)習文瀚閣“真理之光——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經(jīng)典版本展”的主題展覽。該展覽以馬克思主義發(fā)展史為基本脈絡(luò ),全面展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光輝歷程,重點(diǎn)展示300余個(gè)版本《共產(chǎn)黨宣言》等珍貴文獻和多語(yǔ)種多卷本的《習近平談治國理政》。大家紛紛表示,眾多典籍版本蘊含著(zhù)中華民族的智慧、精神、文化,更蘊含著(zhù)生生不息的力量。在今后創(chuàng )作中會(huì )更加自覺(jué)地以習近平文化思想為指引,堅定文化自信,深入貫徹以人民為中心的創(chuàng )作理念,勇攀文學(xué)高峰,創(chuàng )造出無(wú)愧于時(shí)代和人民的優(yōu)秀作品。

為期一個(gè)月的魯院學(xué)習生活結束了,學(xué)員們對文學(xué)創(chuàng )作有了更深刻的感悟,政治理論素養也有了很大的提升。通過(guò)對哈薩克養駝牧民的采訪(fǎng),王馨雨深刻體會(huì )到,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不僅僅是表達個(gè)人情感和思想的方式,更是一種社會(huì )責任和使命。作品應當更多地反映小人物的不平凡,正如王蒙所說(shuō)“我們要通過(guò)敘事文學(xué)表現生活的美好和艱苦”。創(chuàng )作要從生活的日常中尋找靈感和素材,同時(shí),也要注重提升自己的文學(xué)素養和創(chuàng )作水平,不斷追求更高的藝術(shù)境界。

賀建忠談到,這次培訓不僅改變了自己的寫(xiě)作習慣,也對自身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產(chǎn)生了積極影響。他決定堅持每天寫(xiě)作,字數不少于2000字;嚴格執行“三晾三改三修飾”改稿原則,提高語(yǔ)言的精煉性和文學(xué)性,提高作品的可讀性和思想性,將對新疆這片土地的深情轉化為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熱情等等。談到阿勒泰成為“網(wǎng)紅”的現象,他表示與李娟描繪北疆草原故事不同,自己今后要講關(guān)于南疆、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塔里木河源頭的故事。未來(lái),他將繼續立足南疆,在創(chuàng )作中融入大量獸醫工作和動(dòng)物元素,講好新疆各民族人民“治病除頑疾,救獸濟蒼生”的故事、人與動(dòng)物之間的溫情故事和動(dòng)物之間和諧共存的生態(tài)故事,讓更多人了解新疆,了解獸醫文化。

當麗拉·布爾利克看到年事已高的王蒙對文學(xué)仍然充滿(mǎn)激情,看到各專(zhuān)業(yè)老師不辭辛苦為學(xué)員講課,看到同學(xué)們熬夜寫(xiě)作、為文學(xué)夢(mèng)想不斷努力,她又重拾了信心,想等一等屬于自己的靈感。在她看來(lái),李娟的散文之所以受到廣大讀者的喜愛(ài),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作者切身體驗當地生活,用樸實(shí)幽默的語(yǔ)言描述牧區見(jiàn)聞。同為阿勒泰人,她也一直有書(shū)寫(xiě)家鄉的想法。由于定居城鎮,并未在牧區長(cháng)大,所以其作品中關(guān)于牧區特色和元素要相對少一些。她相信只要扎根生活,創(chuàng )作具有真情實(shí)感的作品,每個(gè)人都能從不同角度寫(xiě)出色彩繽紛的新疆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