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在圖書(shū)館長(cháng)大的孩子
來(lái)源:中國青年報 | 蔣肖斌  2024年06月28日08:34

小朋友們在浙江寧波圖書(shū)館參與沉浸式繪本劇《森林圖書(shū)館》。寧波圖書(shū)館供圖

小朋友們在浙江寧波圖書(shū)館參與沉浸式繪本劇《森林圖書(shū)館》。寧波圖書(shū)館供圖

在圖書(shū)館,孩子除了看書(shū)借書(shū),還能做什么?

呂星月從兩歲半起就開(kāi)始成為浙江寧波圖書(shū)館的“??汀?,跟著(zhù)老師聽(tīng)故事、做游戲,體驗非遺、參觀(guān)展覽、參加研學(xué)?!靶∨笥熏F在6歲,說(shuō)起傳統文化頭頭是道,這離不開(kāi)在圖書(shū)館的時(shí)光?!蹦赣H梁曉雯說(shuō)。

五年級學(xué)生包歆亦幾乎每天都期待走進(jìn)圖書(shū)館,“排練、表演、配音、錄制歌曲、手勢舞……最難忘的是在繪本劇《森林圖書(shū)館》中扮演貓頭鷹,知道了圖書(shū)館各項業(yè)務(wù)和規章制度”。

“我一直在想,什么時(shí)候我也有機會(huì )能跟大朋友、小朋友分享我喜歡的書(shū)呀?”8歲的郎米多是閱讀短視頻“天一夜讀”的忠實(shí)粉絲,這天,他終于走進(jìn)圖書(shū)館的錄音棚,分享了《沈石溪動(dòng)物探索營(yíng)》一書(shū)。

在圖書(shū)館長(cháng)大的孩子,有著(zhù)關(guān)于閱讀的豐富體驗。當圖書(shū)館以“親切可即”的方式進(jìn)入孩子的童年,“到圖書(shū)館去”,不是一句口號,正在成為日常。

在圖書(shū)館內,可以聽(tīng)講座、學(xué)藝術(shù)、看展覽

“用寧波話(huà)讀《江雪》是怎么樣的?”“讀起來(lái)是不是有一種哽咽感?”“寫(xiě)這首詩(shī)時(shí),柳宗元遭遇了什么?”“他為什么要釣雪?”在寧波圖書(shū)館永豐館,隨著(zhù)北辰老師拋出一系列問(wèn)題,在座的家長(cháng)和孩子重新認識這首耳熟能詳的古詩(shī)。這也是“我陪孩子讀經(jīng)典”2024寧波市全民閱讀活動(dòng)的生動(dòng)一幕。

北辰是當地的語(yǔ)文教師,熱衷傳統文化和名著(zhù)閱讀的傳播普及,這天他正在講的是“令人感慨的天才少年”柳宗元的故事。臺下座無(wú)虛席,記者隨機問(wèn)了幾位家長(cháng),“抽中一個(gè)講座名額跟中彩票一樣高興”。

寧波圖書(shū)館專(zhuān)題活動(dòng)部主任洪敏介紹,“共讀Moment·閱經(jīng)典”系列活動(dòng)于2022年8月啟動(dòng),每月1期,至今已開(kāi)展了27期。由專(zhuān)業(yè)老師帶領(lǐng)親子家庭,從最開(kāi)始的四大名著(zhù),到正在進(jìn)行的詩(shī)歌系列,共同閱讀、解讀經(jīng)典。

7歲的陳和飏從幼兒園中班開(kāi)始,就跟著(zhù)媽媽和哥哥來(lái)寧波圖書(shū)館聽(tīng)講座。古代文人的故事聽(tīng)得多了,他還給自己起了字“子龍”,號“甬上居士”,“老師講得很有趣,我喜歡聽(tīng)。班上有五六個(gè)同學(xué)都一起來(lái)了?!?/p>

陳和飏的媽媽楊?lèi)?ài)金回憶,孩子之前聽(tīng)了解讀《西游記》的講座,“當時(shí)并沒(méi)有聽(tīng)懂老師說(shuō)的人物形象等內容,但是后來(lái)突然有一天,他明白了”。對于北辰老師今天提出的問(wèn)題,“老翁釣的是魚(yú)還是雪”,陳和飏認真思考后,覺(jué)得是“釣雪”,至于為什么,他還沒(méi)有想清楚。

寧波圖書(shū)館少兒事業(yè)部主任王盈介紹,圖書(shū)館從2015年開(kāi)始推出“天一童讀”,為14周歲以下兒童及青少年提供閱讀服務(wù),并衍生出“童繪”“童藝”等系列閱讀活動(dòng),年均舉辦200余場(chǎng),均免費。

8歲女孩高了凡正在參加“天一童藝培訓課”,跟著(zhù)老師唱由詩(shī)詞等經(jīng)典古籍改編的歌曲。每周末都陪女兒來(lái)圖書(shū)館的父親高燦,在等待的空閑里沒(méi)有刷手機,而是在讀一本《陪伴式成長(cháng)》。

“給女兒起名‘了凡’,是因為當時(shí)正好在讀《了凡四訓》。這些經(jīng)典的智慧,也許能讓孩子的內心更豐盈一些?!备郀N說(shuō):“在圖書(shū)館陪孩子成長(cháng),在教育她的時(shí)候,我感覺(jué)自己也把童年重新走了一遍?!?/p>

今年從“六一”國際兒童節到暑假期間,寧波圖書(shū)館以本土作家撰寫(xiě)的《朝歌晚唱》《百谷千工》《四時(shí)家什》等圖書(shū)為素材,舉辦了以“同年·童年”為主題的復古兒童節特展。28寸的自行車(chē)、錄音機和磁帶、小賣(mài)部和零食……大人的童年和孩子的童年在此時(shí)此地交匯。

在圖書(shū)館外,15分鐘就能走到有書(shū)的地方

讀萬(wàn)卷書(shū)、行萬(wàn)里路,是自古以來(lái)中國人的閱讀方式,而孩子的閱讀之旅往往從家鄉開(kāi)始。

位于寧波市蓮橋第歷史街區的屠呦呦舊居,孩子們正一邊讀《屠呦呦傳》,一邊在實(shí)地探訪(fǎng)中感受前輩的人生傳奇,還用百合、杏仁、胖大海、鉤藤等中藥材制作團扇扇面。10歲的戴思齊很興奮:“好不容易‘搶’到了!科學(xué)課上老師也講過(guò)青蒿素,但是今天講的細節更多?!?/p>

從一本書(shū)出發(fā),讓孩子們共讀一本書(shū),共走一個(gè)景點(diǎn)。寧波市海曙區圖書(shū)館館長(cháng)汪嵐介紹,本土文化研學(xué)活動(dòng)“閱游甬城”,從2018年到現在,已經(jīng)辦了58期,讀了58本書(shū),2900多人次參與,孩子們的腳步到了當地的鼓樓、城隍廟、它山堰……“現在有4個(gè)研學(xué)主題:文化研學(xué)、自然課堂、職業(yè)體驗、運動(dòng)體驗,場(chǎng)場(chǎng)‘秒殺’?!?/p>

月湖之畔,寧波老城區的C位,一家“閱湖慢生活空間”里,正在舉辦“我與孩子讀經(jīng)典修經(jīng)典”公益活動(dòng)。家長(cháng)與孩子們面前擺放著(zhù)破損的《三字經(jīng)》書(shū)頁(yè)和修復工具,在修復師的指導下,親自動(dòng)手。

7歲的小朋友安玥瑤和爸爸媽媽?zhuān)呀?jīng)開(kāi)始上手?!拔依霞沂歉拭C天水,2011年到浙江寧波安家?!卑职职残⒘颊f(shuō),“帶孩子來(lái)體驗古籍修復,就想從小給孩子心里種一顆種子,也許現在不懂,但長(cháng)大了可能會(huì )開(kāi)出不一樣的花?!?/p>

閱湖慢生活空間開(kāi)設于2019年,主理人陳海青考證過(guò),這個(gè)位置在宋代可能是一個(gè)驛站。巧的是,現在的寧波高鐵站也離這兒只有兩三百米,“有不少人在趕高鐵前會(huì )特地來(lái)坐坐,看看書(shū),看看湖”。

從2022年起,“閱湖慢生活空間”成為寧波圖書(shū)館“天一書(shū)房”的一員。目前店里有寧波圖書(shū)館配置的約3000冊圖書(shū),多為傳統文化類(lèi),并定期更新;店里還有自動(dòng)借還書(shū)設備,讀者可以通借通還。

寧波圖書(shū)館館長(cháng)徐益波介紹,截至2023年年底,已經(jīng)建成了“天一書(shū)房”131家,還有規模較小的“天一微書(shū)房”879家,形成了“15分鐘文化圈”,“城市用15分鐘、鄉村用30分鐘,就能走到有書(shū)的地方”。

目前,寧波圖書(shū)館約1/10的借閱量是在“館外”完成的,民宿、咖啡廳、醫院、銀行、旅游集散地等公共空間,都能成為一個(gè)個(gè)“圖書(shū)館”。徐益波特別推薦,“宅”在家中不愿出門(mén)的,還有送書(shū)到家的“天一約書(shū)”服務(wù),“即便是寧波最遠的海島,也能在72小時(shí)內乘風(fēng)破浪地送到”。

有屏幕的地方就有圖書(shū)館,圖書(shū)館成為生活空間

“孩子啊,請相信,在不停地翻過(guò)無(wú)數座山后,你終會(huì )攀上這樣一座山頂,而在這座山的那邊,就是海呀!”5月12日晚上,中學(xué)生徐楚懿和母親朗讀了《在山的那邊》,許多家長(cháng)留言“給自己和孩子更多的勇氣”。一人一書(shū),一起夜讀,如今,打開(kāi)“天一夜讀”閱讀短視頻,成為不少寧波孩子每天的習慣。

“有屏幕的地方就有圖書(shū)館?!毙煲娌ㄕf(shuō):“讀者在哪里,就把服務(wù)陣地拓展到哪里?,F在很多小朋友都是互聯(lián)網(wǎng)的‘原住民’,于是我們供其所需,用朗讀短視頻的形式吸引更多的小讀者關(guān)注閱讀這件事,特別是每周日晚推出‘我陪孩子讀經(jīng)典’特輯?!?/p>

從今年1月1日開(kāi)始,“天一夜讀”閱讀短視頻每日更新,“短視頻+深度閱讀”的形式持續“圈粉”。截至6月28日,“天一夜讀”推出180期,全網(wǎng)傳播量超600萬(wàn)人次。

5月中旬的一天,方晗與9歲的兒子方向來(lái)到寧波圖書(shū)館,他們是“天一夜讀”的忠實(shí)讀者,來(lái)參觀(guān)“天一夜讀”的線(xiàn)下特展?!白x過(guò)的書(shū)后來(lái)大部分都忘記了,你覺(jué)得讀書(shū)的意義是什么?”當看到留言墻上的這個(gè)問(wèn)題時(shí),方晗寫(xiě)下了自己的答案:“當我以為人生是座孤島,發(fā)現有人跟我一樣,那一刻我覺(jué)得自己不是孤獨的?!?/p>

方晗說(shuō):“通過(guò)‘天一夜讀’,方向知道身邊還有這么多和他一樣喜歡看書(shū)的大朋友、小朋友。除了書(shū)籍內容本身,還能聽(tīng)到他們讀后的感受,小朋友覓到了許多‘知音’?!?/p>

目前,寧波圖書(shū)館總藏書(shū)量約417萬(wàn)冊,2023年接待讀者171萬(wàn)人次,圖書(shū)流通近116萬(wàn)人次、417萬(wàn)冊次;舉辦各類(lèi)活動(dòng)約1400場(chǎng),參與近1167萬(wàn)人次。徐益波還透露了一個(gè)數據,新館的借閱量約是老館的兩倍,但人流量是老館的4倍,“這說(shuō)明很多人不借書(shū)的時(shí)候也愿意來(lái)圖書(shū)館,把這里當成另一個(gè)生活空間”。

徐益波說(shuō),總面積20430平方米的寧波少年兒童圖書(shū)館將于近期啟用,那將是一個(gè)充滿(mǎn)了海洋元素的兒童閱讀空間?!跋鲁潦?、階梯式、地臺式、嵌入式……除了傳統的一桌一椅,少兒館的開(kāi)放閱讀區會(huì )有許多不同類(lèi)型的坐席設計,孩子可以自由選擇閱讀姿態(tài);館內還會(huì )有一個(gè)益智玩具館,有積木、拼圖等250種玩具?!?/p>

暑假來(lái)臨,寧波圖書(shū)館儼然成為孩子和家長(cháng)意見(jiàn)一致的“度假”空間。記者還在服務(wù)臺看到了一個(gè)本周菜單,圖書(shū)館內食堂向讀者開(kāi)放。25元兩葷兩素,避風(fēng)塘蝦、蒜香小排、番茄梅豆、茭白烤肉……菜品著(zhù)實(shí)不錯。一位小讀者很真誠地告訴記者:“有時(shí)候不借書(shū),媽媽也帶我來(lái)吃飯?!?/p>

瞧,在圖書(shū)館長(cháng)大是一個(gè)精神食糧與物質(zhì)食糧雙豐收、有意思又有意義的選擇。